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间的两端

 
 
 

日志

 
 
 
 

风车转啊转(二)  

2006-12-01 21:27: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夕阳的薄辉微弱的呼吸在路两边冷峭的柳枝

上,透过骄横的大风,依稀的感觉着日暮将渐的

一丝不舍和温柔。也就是一两天的功夫,路面上

被一层厚厚的金碎铺盖起来,与之对比的是那些

秃枝栾干的坚冷。回想春天,也曾是万条丝绦垂

碧,柔柔弱质拂风。如今,时光颠倒,不由让人

感叹这自然界:几时萧瑟几时欢!

 

  夜灯亮起的时候,街上有人卖风车。喜欢现在的

城市亮化工程,一串串彩灯悬挂在这些秃枝秃杈

上,叫醒了沉睡在这个世界另一头的生活。恍惚

中,可辨听风车在风中吱呀呀转动的声音,这个

旧年的民间工艺,随便的一转,仿若带出古老梦

中的千呼万唤。在苏醒的夜里,苏醒的记忆中,

转啊转,转出往昔的那些碎片,让我,一个打拚

在城市中的热血青年,懒散地踩着高跟鞋在地面

上敲出的节奏,变成了一个彻底的行走在人生边

缘的游魂……

 

碎片一:

  几年前的一个夜里,也是这样的风,只是更

干冷,更令人喘不上气来。

  我被英叫到她的住处。我们一同考学,她没

考上,又不想回老家了,于是无奈中和一个大她

几岁的厨师结了婚。

  东一个月的收入在六七千元左右,婚后等于

把英养了起来,英可以继续画画,继续学习。只

可惜东自己不识几个大字。

  我来到英的家,吓了我一大跳:

  英将一盆冷水径直的从东的头顶泼了下去,

水滴好像马上就要在风中冻成冰柱了。东傻傻地

站在那里。

  我忙上前把东拉到屋里。英不进去,叫我到

街对面的酒巴里聊话。

  一杯酒入喉,英从僵冷的疯狂中苏醒过来。

趴在我肩上大哭。

  断断续续的说:

  “我们家那几辈也出不了一个大学生,考不

上就考不上吧,我也不在乎。”

  “我要不是走投无路了,真不走这一步。”

  “我居然嫁了个文盲!老粗!”

  “他要是有点文化再大个十几二十岁也成

呀。”

  英的话一句是一句的仿佛在我的心上敲着小

边鼓:

  一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一定要自食其

力,只靠自己!

  ……

 

  转眼几年过去了,英有了儿子。人也丰满了

许多。

  见到我总说:

  “东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上班。”

  “东再忙也要回家给她和孩子做晚饭。”

  “东每天下班回家的第一句话就是:吃了

吗?”

  “呵呵,吃了吗?他问的时候好傻啊。”英

以一种对生活投降了之后的侥幸开心的说。

  英现在每周给两个外国人做私人家教教授中

文。

  听说东很快要到外国去做厨师了。自然一家

人要跟了去。

  我在写下最后这几行字的时候,真的好羡

慕,并感觉暖暖的。

 

 

  碎片二:

  我向来不爱去画家村,觉得那的好多人都在

混日子。

  可我认识了慧和冰。

  冰从南京过来考美院。那时美院还要准考

证。冰没拿到。就留在画家村画画。

  如今回忆,冰住的那间小屋怎么东倒西歪

的。

  冰是我认识的人中很少用欣赏二字来形容的

人。

  他的画有独立的思考,独立的判断,而且形

式也别具一格。早不在考学那列队伍的水平之

中。

  我只是心里想想,表面上一点不显露。

  慧却真心的和冰谈起了恋爱。

  慧也是北京的女孩。而冰是外地的,又一无

所有,自然交往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对。

  慧的妈妈几乎到了疯狂的状态。过份的到冰

的住处赶冰回老家。

  慧娇巧的在冰和家人之间周旋。

  有趣的很,我偶尔骑车路过慧家,见慧鬼鬼

祟祟的从家出来,手里总拿些东西。

  后来我知道那是肉和米。

  慧经常从家偷东西给冰吃。

  其实爱富人不见得没感情,爱穷人不见得有

感情。我一直觉得。但慧着实让我吃惊。看她像

着了魔一样。

  慧和我说了好多他们的事。包括他们第一次

偷吃禁果。

  慧说:“那晚结束后,我一个人坐在门槛

外,眼睛红红的,不知我是谁。”

  慧说:“冰那晚也眼睛红红的,他拉着我的

手说,他的心这辈子就放在我这里了。”

  打那以后,慧和冰在一起同居了。从此,没

再收到家里一分钱。

  冰开始低下头来给别人画行画。渐渐有了些

积蓄。

  冰后来又在昌平租了个小院,办了个搓丝

厂,虽然只有他们两个人。

  慧和冰现在已经有了几十万的资产。可那笑

容还像是小孩子那般灿烂。

  慧说冰:“他的眉毛就是天气预报,那么

粗,还拧着劲的长着,一阴天,眉稍上那几根毛

就竖起来。若是有什么事情预感不好,那眉毛也

竖得很直。”

  冰说慧:“我原来以为她可清纯了,没想到

那心里麻七麻八的东西多着呢。”

  有个电影学院的朋友一次喝多了,对他俩

说:“你们俩可要好好爱着,替我爱着。”

  ……

 

 

  风卷着一地的杂思,还有寂寞,我在心里默

默为好朋友祝福着。那卖风车的人走过去又转回

来,见我望着他看,就笑问我:“买一个吧,

瞧,多漂亮。”我笑笑,递过钱去,拿了一个。

我可能是这一晚他的第一个客人。看着他高兴的

样子,一种额外的幸福超出了买风车物有所值的

满足感。

 

  走过一家小店,听到一首多年前的老歌:夕

阳醉了。如真似幻的韵律悬飘在这人间天上的星

辉夜火之上。怎一个“美”字了得。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