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间的两端

 
 
 

日志

 
 
 
 

走近围城(二)  

2006-12-20 22:41: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

  肖斌瞪着大眼睛,望着她面前的这个男人,突然像个孩子似的哭了起来。

她越哭越伤心,以至于喘气都有点困难了。院子里的风声像孤独的狼嚎一般,

以最大的力度,最快的速度冲破宁家平心里的那道防线,他仿佛听见自己关闭

多年的那道心门来回咣当咣当的响着。

 

  “怎么了,怎么了,小斌。。。。。”宁家平手足无措的样子,并没有减

少院外的风声和肖斌的哭声。他本能的摸摸身上,想找块手绢,但马上又放了

下来,他恨自己平时怎么不准备一块放在身上呢。他向屋内四角寻望,发现了

一盒纸巾,一个箭步过去,抻出两张来递给肖斌。

 

  “我,我,我该走了,小斌,别哭了,送送我。”宁家平本来是想说些安

慰的话,但鬼使神差的说出这句。他在心里狠狠的抽了自己两个大嘴巴。骂自

己真不是男人。这事当口,自己怎么想躲呢?是怕那哭声后面的真相吗?是怕

哭声过后的倾诉吗?还是怕自己什么吗?

 

  他的腿却不听他使唤,像树一样在地上扎了根,既不能上前,也不能退

后。就那样傻站着。那一刻,倒显得他很无助。

 

  局面僵持了十多分钟,肖斌哭声减慢,缓缓睁开红红的眼睛。本来那双眼

睛就像两汪水一样,现在更成了秋潭,深澈,诱人。

 

  “宁大哥,我没什么,我就是喜欢你,特喜欢你。”肖斌哽咽着不加考虑

地说出心里话。

 

  “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肖斌边哭边不断重复着这几个字。

  “我也喜欢你呀,今后我拿你当亲妹妹一样宠着你,好不好?”宁家平实

在不知说什么好,却在慌乱中说出最该说出的话。

 

  “不是那种喜欢,是那种喜欢,那种。”肖斌整个就是一个孩子,使劲想

解释那个喜欢的含义。总怕宁家平不明白,反复说了几个“那种。”

  宁家平当然明白,打他进这个屋之前,他就明白。可是他要装傻,他必须

装傻。他的老婆不允许,他的儿子不允许,他的当局长的父亲,那个老脑筋倔

脾气的老爸不允许,整个保卫处不会允许,当然,肖斌的父母更不会允许。

 

  “瞧你这孩子,自己都说糊涂了吧,哥明白,明天带你去滑冰,今早点休

息吧,我先走了。”宁家平在心里用最大的力气先后拨起那两条腿,走到门

前,准备出去。他想,再不走,就不知什么时候能走了。

 

  “你等等,我穿件衣服送你。”肖斌见他要走,忙镇定了一下,突然不哭

了。这让宁家平轻松了许多。

 

  “哎,这就对了,快穿衣服去,我等你。”宁家平的语气近乎温柔。

  

  肖斌住的是两居室,里面一间是卧室,外面是客厅,靠门的地方是厨房和

卫生间,一种很老式的住房布局。

 

  肖斌看了一眼魂儿有些游离状的宁家平,转身进了里屋。

 

  宁家平捋了一下偏分的头发,紧张过后,觉出一份幸运。一丝微笑爬上他

的眼角眉稍,那眼神里,竟现出几分慈悲。

 

  “小斌,穿个大衣别那么慢,快点啊。”宁家平长出了一口气,大声说

话,想调剂一下刚才的气氛。

 

  肖斌并没有回答他的话。

 

  此时的肖斌正站在里屋的穿衣镜前,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胸脯明显的起

伏着。

 

  里屋的灯光很弱,昏暗中,她听见自己的心跳响的像鼓声。那些鼓点声由

远及近,越来越强,越来越震得她意识恍惚。

  

  她不知自己哪来的勇气,只是随着上涌的血液传出的热力而抬起了双手。

  那双修长的小手,颤颤抖抖地解开衣领的扣子。然后向下,解开一个扣

子,又解开一个扣子。

 

  每解开一个扣子,她的意识仿佛就从近乎昏厥的状态中清醒一点。

 

  每解开一个扣子,她就仿佛看到那青春的路旁一大簇一大簇的鲜花都竞相

跳跃过阳光,尽情的吐露着香蕊。

 

  她一件一件的脱去自己的衣裳,脱去少女的羞涩,脱去心中女孩子的那些

盈弱。

 

  她脱去最后一件衣裳的时候,她感到以往那些天花乱坠的幻想都随之脱掉

了。

 

  她望望镜中的自己,他只看到一个希望,一个还浮在水面下的希望。

 

  这夜就是那浮动的水,那个希望终于借着了水的浮力,把头探出水面,深

深地吸了口气。

 

  能不能上岸就看那岸上的人愿不愿意伸过手来,拉她一下。

 

  她知道,那岸上的人,就是此时还在外屋悠哉的宁家平。

 

  肖斌看着镜中的自己,想到了《伊豆舞女》中那个清纯可人的小舞女,在

看见自己心爱的男人时,竟忘了穿衣服,一下子从澡盆中站起,向心上人呼

唤。

 

  肖斌是很紧张的,她向外屋挪着脚步,她的影子比她的身体早到了外屋。

 

  此时的宁家平双眼正看着脚尖上方的位置。看到肖斌的影子,他的心一下

子紧了一下。与此同时,肖斌赤裸着站到他面前。

 

  宁家平一下子感到有什么东西堵在了喉咙上面,他不能呼吸了。他的腿一

软,一屁股重坐回椅子上。他的双眼的视线重回到鞋尖上方。他感到眼皮沉重

地像灌了铅,怎么也抬不起来了。

 

  火,一股子火接着一股子火烧得他像吃了好几斤的咸带鱼。

 

  渴,像是走了几年的沙漠,一滴水,哪怕一滴水都能够救他的命。

 

  然而他只选择呆坐在椅子上,一动也不动。思绪一下子汇诸万端,一下子

又满屏空白。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