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间的两端

 
 
 

日志

 
 
 
 

走近围城(三)  

2006-12-21 21:41: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

  宁家平有种想哭的感觉,他觉得自己的意识正濒临瘫痪。他不能够再用大

脑思考,他的四肢就要不听他的话了。他的身体早以奔跑的速度脱离了他的

心。而这一切又让他体味着一种真正回家的感觉。那是小河注入大海的回归,

那是自己对自己的信赖,那是血液对血液的传导,那是新的生命诞生的开始。

他知道在他的人生路上正开始了一场翻天覆地的变化,在他生命的时间的轴上

一个奇迹正拉开了维幕。他知道他这个平凡得没法再平凡的人正开始滋生出一

种追求不平凡的梦想。

 

  而这一切的导火索,就是眼前这位精灵般的姑娘。

 

  肖斌看到宁家平的反应,傻傻地站在原地,眼泪又落了下来,却没有声

音。

 

  也就是几秒钟的事,宁家平经历了人生的一个巨变。他由一个清华保卫处

的警察,由一个严父的乖儿子,由一个娇儿的父亲,由一个俗里俗气的女人的

丈夫,由一个众人眼里胆小怕事的老好人,骤而变成了一个有着实际意义的男

人。以前的那些男人的角色,都苍白的成了一种生存的需要,在这变化的过程

中,他隐约的看见了自己初见苗头的选择,他看见了自己想要做点什么的心。

 

  门外的风猛烈的吹着,几辆自行车被吹倒的声响打破了这夜的宁静。

 

  宁家平豁地站了起来,在瞬间把肖斌紧紧地搂在怀里,以那力度,似乎

要把这个女孩融入进自己的胸膛。

 

  肖斌幸福地闭上了眼睛,在那一刻他的身体只是成了宁家平身体的一部

份,她知道,如果她离开这个身体,她的生命就不存在了。

 

  时间在这里停止了,院子外面摇曳在空中的电线上,两只小麻雀惊警地抓

着脚下的电线,随之在大风里瑟瑟抖动。

 

  屋内的烛光已经快烧到根部,映着杯中的残酒,特别好看。

 

  宁家平紧紧抱着肖斌,抚摸着她的脊背。他觉得这才是他的亲人,这才是

他的生命。就这样,他抱着肖斌,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他不想多做什么,他

似乎没有精力多做什么,就这样依偎着,就是他所能承受的最大的快乐。

 

  不知道多长时间过去了,宁家平的意识苏醒了过来,他一下子将肖斌抱

起,几步,把她轻放在里屋的床上。替她盖好被子。肖斌睁开眼睛,老实地躺

着,她看着宁家平,问:“你要回去吗?”宁家平回答:“不,我看着你睡,

我在这看着你。”

 

  宁家平合衣也躺在床上,搂着肖斌,尽量的调合着急促的呼吸。这一切被

昏暗的夜掩盖,使他在肖斌的眼里像一个平静的君子。

 

  “你和我一起睡好吗?”肖斌试探地问。

 

  “现在不,等将来,也许有那么一天,我能娶了你。”宁家平一字一句地

说出这话。他对自己说的话是感到很惊讶的。难道就这么一个晚上,自己前半

生的积累就都要化为乌有了吗?难道仅凭这一个晚上,自己就真的要开始人生

的革命吗?难道自己真的和保卫处的那些人不一样吗?难道冥冥中这一切早都

安排好了吗?自己本该老死清华,难道命数里还安排了其它什么吗?

 

  一连串的问题像涨潮的海水,扑涌着袭卷着他的心房。他怀疑,他犹豫,

他沉默。

 

  而这句话,对于肖斌也是一个不小的惊喜。她并不知道她今晚所做的结果

会是什么,她只想这么做。在保卫处呆了半年,她踌躇,她困惑,她不想为了

留在清华自己年轻的生命就要浪费在这如潭死水的保卫处。无奈,这些都是她

在清华校办工厂当厂长的爸爸一手给安排的。但经过了这半年,她开始爱上这

个地方,这都是因为宁家平的存在。

 

  她惊讶:一个普通的小警察怎么会对德国的古典主义哲学这么感兴趣;她

惊讶:看着刻板木纳的这个小警察,上下两片唇一动,就会有源源不断地笑话

和故事涌出。她惊讶:这么一个在同事面前不多说不少道的小警察,会把保卫

处的人和事分析的条条是道。

 

  太多的问号,交织成一个又一个惊喜。然后又重新形成更大的问号。以至

于,日积月累,宁家平这三个字逐渐在她那颗还未经世事的心里形成了一个孜

孜以求的事业。

 

  今晚宁家平的反应,更让她佩服得五体投地。 君子,君子,这两个字在

她心里反复念叨着,简直可以当歌唱了。一份无法说出的甜蜜浸泡着那颗纯真

的心。她暗暗给自己今晚的形为打了个对勾,肯定了自己的付出。肯定了她对

宁家平的判断,肯定了她这一生要追随宁家平的决心。

 

  肖斌在温馨的气氛中像个婴儿般的睡着了。在梦境中继续她的陶醉。

 

  宁家平悄悄起身,穿好鞋子,拿起大衣,小心地走出了房门。

 

  走在路上,虽然风很大,像小刀子一样削他的脸。但他似乎感觉不到疼

痛,他的身上还留着肖斌的体温,那丝缕的清香从他的心里溢出来,充满了这

整个夜晚。叫他飘飘然。叫他差点忘了自己是谁。

 

  他越想越带劲儿,有点诡秘的笑容令他自己也不知所为。他放开脚步跑了

起来,迎着风,感觉很舒畅,很过瘾。

 

  跑了二十几分钟的路,他回到了自己的家。老婆孩子都已睡着,事实上,

长时间以来,老婆就不和他一起睡了。他看看熟睡的娘俩,脱下鞋子,拉过被

子,倒头便睡。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