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间的两端

 
 
 

日志

 
 
 
 

走近围城(四)  

2006-12-22 21:56: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

  一夜无梦,第二天早上,在隐约的吵骂声中,宁家平睁开了眼睛。他的老

婆正把一个做饭的铝盆摔在地上,神经质地骂着:“我怎么就这命!我怎么就

这命!挤在这小破房里,脚都伸不开。就他妈知道面子,放着当局长的老子不

去要房!”宁家平使劲揉揉眼睛,以便区分究竟昨晚上的事是梦境,还是今早

上这骂声是梦境。

 

  宁家平简单的洗过脸,以一种长时间的麻木服从命运的讥笑态度,灰溜溜

地出了门。在关上门的那一刹,还听见老婆骂着:“就他妈一死人,气儿都不

出。”

 

  清华校园真是很大,常有人这么说:“这除了火葬场没有,其它什么都全

了。”在这校园,宁家平生活了十几年,中专毕业就被分配到这的保卫处,审

美疲劳已经非常严重。现在住的房子也是这儿分的。虽然小了点,但这是他以

自己的能力挣来的。虽然他有个别人羡慕的当局长的爸爸,可他自从工作以

后,再没向老人家张口要过任何东西。况且他在父母家中的地位也不怎么样,

风头都让他那个北大毕业的妹妹抢去了。老头子一见到他就叹气,每见到这样

的情景,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就让宁家平想离开家远远的。唯一令他高兴的是,

妹妹对自己是百分百的尊敬。什么事都来和他说。在家中,要是让妹妹遇见老

头子说自己,一准帮着自己对付老人。

 

  宁家平在学校二食堂匆匆吃了早点,就来到单位。肖斌也已经到了。

  宁家平觉得好像僵固的血液又开始循环地流了起来。同事们似乎很忙乱,

听说在九号楼女生宿舍抓到了一个变态小偷。大家正忙着赶去那。

 

  同事们的身形匆匆晃过他的眼前,偶有碰撞到他,他全然不去理会。他的

眼神温情的追随着肖斌的身影,而在那一方,也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接住他

这目光。那目光里有千百种声音在轻轻的呼唤着他的名字。

 

  同事们都出去了,肖斌静坐在自己的桌子前。今天她穿了一件红色外套,

里面露着白衬衫的领子。映衬着白净的脸庞,格外动人。宁家平倒了一杯开

水,坐在肖斌的对面。水杯就放在他的眼前,透过淡淡飘忽的水气,端详着眼

前这个女子。

 

  肖斌已经没了昨夜的勇敢,低下头,一阵一阵的红云飘游在她的脸上。宁

家平温柔中带着点调皮的眼神在这张脸上尽情的探索着。肖斌抬了一下眼睛,

碰到这目光,她感觉那目光中的语言像是大哥哥在逗小妹妹时的轻语,又像是

气人的情人在挑逗自己的温言。肖斌没绷出矜持的小脸,扑哧一声乐了出来。

随后把头埋在双臂间,趴在桌子上不动。宁家平头一低也厚道地乐了。

 

  好久,宁家平温柔地说:“小斌,起来吧,我有话问你。”

 

  肖斌慢慢地抬起了头,两人对着傻乐。

 

  肖斌双手托腮,撒娇地说:“你想问什么?”

 

  “昨天真是你生日吗?”宁家平满是怀疑的口气笑着问。

 

  “我就想和你一起过情人节。”肖斌迅速地说完了这几个字,然后又趴在

桌子上。

 

  宁家平倍感幸福地傻乐着。

 

  “哎,真是老了,我居然栽在一个小姑娘手里了。”宁家平故意打趣地

说。

 

  “哎,老了,老了。”宁家平拿腔作调的样子显得挺滑稽。他也意识到这

一点,微紧了一下眉头,但拗不过心头上的快乐。所以,一个劲的傻笑。

 

  “你再笑,你再笑。”肖斌有些恼羞成怒,一下子站起身来,两步到宁家

平身边,拧他的胳膊,撒娇地说:“不许你笑。”

 

  “好好好,不笑,不笑。”宁家平用手抹了一下脸,立时,变成了一副冷

面孔,这突然的改变,让肖斌愣了一下。但马上就被逗乐了,她打了一下宁家

平,令他恢复了笑脸,两个人又开始傻笑着。

 

  门外传来了同事们的脚步声,乱糟糟的。宁家平冲肖斌使了个眼色,示意

她坐回去。

 

  几个同事推着一个不男不女的人进了屋。肖斌仔细一看,见那人一身女学

生打扮。描着眉,涂着口红,但头发是男孩的头发。再往旁边一看,一个同事

手里拿着一个女人的假发。随即明白,这个人是男扮女妆。

 

  同事小王说:“这家伙是土木系二年级的,最近二号楼的女生宿舍经常丢

东西,特别是女生的内衣用品,原来都是他干的。”同事小李接过来说:“刚

才到他住的宿舍一看,呵,还以为进了女孩的闺房了呢。真想不到,学习这么

好,怎么变态呀。”

 

  这是肖斌在保卫处半年来经历的第一件颇为怪异的大事。午饭时,她还在

回想这件事,一个劲儿问宁家平怎么会这样。宁家平到无所谓地说:“这也算

事?这里的人全是人尖儿,人扎人啊,精神压力太大,有几个出了毛病不算什

么。前两年,这学校的主楼上,连着两年有学生跳下来。哎,你呆长了就习惯

了。”

 

  “嘿,今儿菜不错呀,”宁家平望着食堂里的菜对肖斌说。肖斌也跟着望

去。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