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间的两端

 
 
 

日志

 
 
 
 

《美丽的夜晚》  

2006-09-17 17:25: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夜,终于贴近了大地。尘世的鼓噪和咆哮安静了下来,退到属于它们的那些时间的缝隙中去酝酿着来日。一个挺直的背影带着那月光,穿走在楼宇间的小径中。手中,拄着一根盲棍。一下一下,零乱地触击着路面,触击着这夜的幽寂。他,已迂花甲之年,早年是一个出色的钢琴演奏家,所有的绚烂风光都曾经真实地吸引过追崇的人们。如今,由于身体的原因,他只是简单的做一个琴行的调音师。
   
   爬上熟悉的楼梯,老人回到自己的家。习惯的开了灯,有谁说过吗?看不见光明的人,不必要点灯吗?
   
   室内稍有些乱。但还是干净的。一架旧钢琴,上面摊放着几本发黄的曲谱。黄色,本是暖人的颜色,此时却渗着岁月的冰冷。
   
   老人坐了下来,手在那些曲谱上摩挲着。
   
   “叮咚”有人按门铃。
   
   “进来吧,门没关。”老人冲着门说到。一个小伙子推门进来,憨厚的样子。“给您送水来了。跟每天一样,我给您安好。”小伙子热心地说。
   
   “来,坐下来陪我呆一会。”老人这样说,很出乎小伙子的意外。在他眼里,老人可是够个色的。不过这邀请,弥合了他潜在心中已久的那点好奇的渴望。有点拘谨,有点恭敬的来到了老人的身旁。
   
   “您是音乐家?”小伙子羡慕地说。老人微微一乐。然后对小伙子说:“孩子,那曲谱里有一封信,你帮我念念好吗?我已经有一年没看过那信了。”“好的。“小伙子突然觉得有点酸,不知道一年前是谁给这位老人读的信呢?”“咦?这曲谱都是手抄的!小伙子惊奇的说,抄这些很累吧?”老人没什么表情,只是一刹那的感觉,让小伙子感到,老人坐在那里,有如枯僧一般,本来就形削体弱,再配上那么深刻的表情,让小伙子的心为之一动。
    
   信,也发黄了,字迹却很清楚。是一个女人的来信。
    
   小伙子看看老人,看看信,念到:
    

   吾爱,你好吗?这么些年了,我一直怨恨你,当初你的山盟海誓,你的不辞而别,我奇怪,一个大活人,有着这么一个他热爱的和热爱他的圈子,怎么就说消失就消失了呢?其实说怨恨,我只是在试探你是不是对我还依存着一点感觉。好多年不掉泪了,直到今天给你写这封信,那天在校庆100周年大会上,竟然意外的再碰到你的表哥,才得知这一切。你当初怎么不跟我说呢?失明了又怎么样?我们不是还有心,还有感觉吗?你不相信我的承受吗?不相信我对你爱的渴求像那素月一样洁白吗?
    
   吾爱,写这封信好累啊,今已是重疾晚期,我记得你的生日,每年到那个时候,我都要为你做一件相同的事,那就是为你手抄一份曲谱,都是你演出用过的。抄了这么些年,在那些字迹中,磨耗着我对你的思念。今一并交由你的表哥,转送给你。望你见过后,撇开那些岁月的忧伤,我只要一个微笑。
                             宛如搁笔

    
   小伙子读完了信,看了看老人,那些字仿佛都刻在了老人的脸上。老人是微笑的。有那缓缓滑落的泪滴为证。
    
   小伙子看着这发黄的曲谱,看着这信,看着面前的老人,眼睛里竟也有了些晶莹的东西。
    
   这个夜晚,是美丽的。一些岁月的暖香仿佛从那些发黄的曲谱和信件中徐徐地飘出来,弥散在这空气中。
    
   
   (嘿嘿,美丽的记忆,美丽的岁月,美丽的颜色,美丽的夜晚!)

 

                                                 美丽的夜晚(阿.巴赤曼改编)(克洛德.德彪西)]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