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间的两端

 
 
 

日志

 
 
 
 

走近围城(二十)  

2007-01-18 21:26: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

  过了几天,宁家平和耿丽办理了离婚手续,宁家平提议,婚后所有财产都

归女方。耿丽没什么意见,但她不要小孩,只是提出每星期固定去以前的公婆

家看孩子。出了民政局,二人相视笑笑,相背而去。宁家平走在路上,什么感

觉也没有,这一点让他很奇怪:毕竟都有过小孩了,怎么如今心里这么平静

呢?他心里不知道要去哪里,但脚步的方向却不知不觉地奔向了清华西院。走

在校园里面的时候,一只不知什么名字的鸟喳喳叫着突然从树间飞过,让宁家

平惊了一下,他才有了一种感觉,那是一种特别轻松的感觉,这叫声把长时间

的不快驱散了开去。他感觉好像有一只常年在他耳边叫个不停的怪鸟从此飞走

了。他不想再多想什么,加快了去见肖斌的脚步。

  正行走间,腰间的呼机响了,他忙找电话给回了过去。一接电话,便听出

来原来是那个画画的发小,打趣地说:“你小子从哪冒出来了?”对方有些强

笑着说:“找个地儿坐会吧,好久没见了。”宁家平突然想起文谣,马上说:

“你来清华西院吧,我有个小妹妹正学画呢,你给她指点指点。”对方懒懒地

说:“给我找事是吧,好吧,见面聊。”

  宁家平先到了肖斌家,告诉她一会带个朋友来给文谣说画后,又出去西院

门口等那个朋友。

  不多时,朋友准时到达,宁家平发现老友的头顶秃了,好奇地问怎么回

事。老友一摇头,不好意思地说:“嗨,别提了,失恋了。”宁家平听了,忙

说:“得,进屋慢慢说。”正说话间,闻听背后文谣叫他:“宁家平。”他转

过头,看见文谣正跑向他,便冲她摆了摆手,示意她再快点跑过来。待文谣到

跟前,他给二人互相作了介绍。文谣看着这位美院的研究生,如获至宝,一双

大眼睛使劲盯着对方看。搞得对方有点不好意思。而对方只是礼貌的微笑,眼

里始终有一层灰的东西。

  屋里,肖斌已经摆好了饭菜。大家各安其位坐好,一边吃,宁家平一边问

老友:“怎么了,李兵,头发都掉成这样了?”李兵强打了打精神,但脸色还

是阴郁着,慢慢地说:“我和小慧相恋五年了,半年前她突然失踪了。我能找

的地方都找了,可就是找不到。两个月后,我才接到她的一封信。”说着,掏

出那封信,放在宁家平面前。肖斌和文谣默不作声的看着。

  宁家平一看信,由信封上看,这是从美国寄过来的。他小心地打开信,看

了一眼李兵,轻声念了出来:兵,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吧。我想了很久,我们不

合适。我是一个很想稳定的人,可我看不出你能给我什么安稳的结果。有时

候,我甚至怀疑你是不是真的爱我,你象是透明的,除了你的梦想,你告诉我

并表现给我的爱之外,我对你一无所知。而你也从来不问我的家庭,我的出

身,从来不跟我谈我们的将来。你知道吗,我是多么想听你问一问我的父母,

问问他们会对你持什么样的看法和态度。我是多么想听你说一说我们的未来。

而你总沉浸在你自己的追求里面。在那里面,你是那样自信,而我对你的自信

一天比一天减少。我不知道你到底爱不爱我。你连我们家有几口人都没问过,

我有没有兄弟姐妹都不知道。我们在一起的快乐,一切看起来是那样虚无缥

缈。我真的很痛苦。但我想,我等不到你问我这些了,我甚至不知道你将来会

不会向我求婚。写上这些,我不是想向你要求什么,我走了,以后不回来了,

你要认真的生活。我依旧支持你的理想,但你不要再那样天真的对待生活,不

要再只抱着你的虚无。

                    ――安慧

  宁家平念过信,直皱眉。严肃地问:“我说,人家信上写的都是真的吗?

五年了,你从来没问过人家实质的问题?”李兵痛苦的点了点头,说:“我觉

得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相爱不就成了吗,谁知道会这样。哎,现在,

我的头发一把一把的掉,我真后悔呀。我以为只有我最懂得浪漫呢,只有我最

懂得爱情呢。”

  宁家平再看看信封,寄件人的地址没有写。显然对方已经给这段感情做了

了断。肖斌不知说什么好,给李兵倒上一杯雪碧,放到他手里。李兵喝了一口

放下。文谣忍不住说:“其实她也够较劲的,感情到了,这些还是问题吗?”

宁家平看了一眼文谣,示意她多嘴。李兵则拿起杯子,咕咚咕咚又喝了好几

口。小屋的灯光渗着信里的面苦涩,令肖斌觉得有无限的凄凉。不禁深深地叹

了口气。

  屋内的气氛一;阵时间陷入了沉默和思考之中。肖斌深深同情着那位安慧,

叹息着信中难言的尴尬和情愁。她了解那里面的不确定性,和对感情的犹疑,

不舍,眷恋,也了解那忍痛斩断情丝的伤痛,那里面的矜持,较劲,挣扎,无

一不触动着肖斌的心。她看了看宁家平,两人眼对眼相视了片刻,又各自移开

了眼光的方向。他们移开了眼光,是移开了不愿共同面对的人生尴尬,而心里

面想:自己这段感情又将会终果如何呢?宁家平想到自已的父母,再想到肖斌

的父母,再看看眼前这个早熟的文谣。心里不由得绞起一股旋涡,把那些未知

的种种依依卷了进去。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