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间的两端

 
 
 

日志

 
 
 
 

走近围城(三十)  

2007-01-28 18:31: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

  室内的空气沉默了好一会儿,只听到鸟笼里鹦鹉来回扑腾时的声音。肖斌

受不了这份压抑的空气。第一个开口说:“反正他现在离婚了,从法律上讲我

们都是自由的,我也这么大了,我有权利选择我的幸福。再说,我们现在合情

合理,没什么不可以的。”肖母眼圈有些红着对肖斌说:“你什么都不懂,虽

然他离婚了,他的父母能高兴吗,那心里记恨着你呢!人家儿子好好的家庭就

因为你散了,弄得人家孙子没个完整的家,你过得去人家父母那关吗?”肖斌

不屑的说:“我是跟宁家平结婚,碍他父母什么事了?你们就是老脑筋,人家

妹妹是北大的学生,就特别开明,一直就挺支持我们的。再说,这点事,在现

在这个社会跟本就不算什么了。”肖母听着着急,接着说:“你怎么这么拧

呢?人家父母都是有脸面的,就因为你搞得人家那么难堪,我跟你说,得不到

老人祝福的婚姻好不了哪去!”老肖不耐烦地在一边大声说:“你甭跟她说这

没用的,她根本听不进去。早就不要脸了,说这她能懂吗?我盼星星盼月亮地

盼着你长大,长大了就这样,交朋友交朋友不找个好样的,跟人家学搞第三

者,工作工作不好好干,搞得我在老朋友面前都抬不起头来。你怎么就变成这

样了?”老肖越说越生气,用手一拍桌子:“那姓宁的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近

朱者赤,近墨者黑。你数数你身边现在还有几个朋友,人家为什么都不爱理你

了?”肖斌不服气地说:“我朋友跟我挺好的,保卫处的那些人根本不算什么

朋友。再说我要结婚扯他们干什么?”老肖见肖斌这样,气得直抖,梗着脖子

说:“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想跟他结婚,门都没有,除非我死了!”

 

  老肖盛怒之下,说了绝话,突然觉得心口一阵疼痛,一下子捂着心口跌坐

在椅子上,差点昏了过去。太阳穴上两根青筋突突地跳个没完。这下,吓坏了

肖母,忙上前去扶住老肖,恨恨地对肖斌说:“你这不争气的孩子,你就气你

爸吧,气出个好歹来,你就开心了。”肖斌见老肖这样,也跟着着急,不敢再

说什么。笼里鹦鹉好像看出主人们的争吵,在笼里来回起劲的蹦着。搅得肖母

直心烦,忙把鸟笼拿到了阳台上。老肖一手捂着心口,一手按着太阳穴,艰难

地对肖母说:“不成了,我得去医院,心口疼得厉害。”肖母慌了,忙到电话

旁打120,气急败坏地对肖斌说:“你就撮吧,撮死我们俩你就想干嘛干嘛

吧。”肖斌也吓坏了,心想,万一老肖要是有什么好歹,自己可真没好日子过

了。她慌忙半跪在老肖的腿前,急切地问:“爸,你怎么样?怎么样啊?”老

肖意识有点不清了,闭着眼睛不理肖斌。

 

  四十分钟后,120才来,肖斌跟着母亲把老肖送上了急救车。望着躺在病架

上的老肖,一时间,令肖斌百感交集。

 

  老肖被诊断为轻微性脑血栓。医生说,抢救还算即时,不然就难以想像

了。一连几天,肖母就守在老肖身边,一见肖斌就气得转过头,并且每每眼圈

都盈着泪水。肖斌倒不是觉得内疚,但每遇此情景,内心却总是酸酸地。

 

  肖斌看着母亲望着父亲在病榻上的眼神,那眼神里面有的是共同牵手半个

世纪的默契,有的是共同经过风雨的信任,有的是相濡以沫的恩义,有的是随

岁月延长出来的亲情。她看在眼里,感动在心里。不觉想起宁家平,她也盼着

将来和宁家平也像自己父母这样,有个令人欢喜的结局。可是,现在这情形,

她是不能再在父母面前提他的名字了,想到此,不禁一阵怅然。

 

  老肖的病情有所好转,肖母才开口对肖斌说了话。这天午后,肖斌到医院

看望老肖,肖母指了指刚刚睡熟的老肖,示意她到门外说话。母女俩坐在病房

门外的椅子上,肖母说:“这是你爸爸好了,这要是真的出了事,你这心里能

踏实吗?斌子啊,这些天我照顾你爸的情形你也看到了,只有原配才有这份

心,将来你能找个像我这样照顾你爸的人来照顾你,我就放心了。这点,我敢

保证那宁家平做不到。给你找了那么多博士,硕士生,你怎么就不能认真点考

虑一下呢?活着就是现实,你要是不听你妈的话,你将来有苦吃。”肖斌不敢

再多说什么,只是说:“我心里面想的全是他,一想起来就特幸福,别人真的

进不去呀。”肖母不满地说:“斌子,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和他发生了什么关

系了?结婚了还能离了呢,你可不能犯傻呀?”肖斌脸一红,打茬过去,语气

有些匆忙地说:“没有,他很尊重我的,我现在工作这样,也只有他鼓励我,

要不我真跟保卫处呆不下去了。”肖母看看肖斌,不屑地说:“好听的话谁不

会说,有什么用吗,要不是他的影响,你能有今天这结果?”肖斌觉得自己在

这时候说什么话都是无力的,她望望病房过道中脚步匆匆的护士,示意肖母说

话小点声。肖母停了一下,语重心长地说:“工作已经这样了,就先忍忍吧,

明天我给你报个会计班,你好好学一下,这也算一门本事,将来学好了,到老

了都有饭吃。你虽然有个大专的文凭,但学的太空,你又不适合在社会上瞎

闯。你看看我,干了这么多年会计,到老了,还有人请我去作帐呢。你也学一

个吧。你适合干这个。”

 

  肖斌听着母亲的话,觉得是那么回事,于是认真的问起了做会计的事情。

病房的过道里,三三两两的护士走来走去,母女二人亲密的样子频频招来护士

的眼光。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