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间的两端

 
 
 

日志

 
 
 
 

草地上的阳光(细雨中的鼎盛国际1)  

2007-12-21 00:16: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字体变小 字体变大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细雨中的鼎盛国际1)

        正午的阳光照着北京焦燥的大地,来往的车辆彼此匆匆而过,谁也顾不上

谁,只有那一路掀起的尘烟,偶尔迷茫着行人的眼睛。

 

        吕清坐着笨重的大巴,耳朵里听着售票员的吆喝声,看着挡在自己面前拥

挤的乘客,微微皱着眉。她感觉今天这车行驶的好慢好慢,忍不住问售票员:

“同志,五道口到了吗?”售票员只顾着卖票,那略显发福的身体努力的从乘

客的身边挤过来挤过去。都从吕清的身前挤过了三个人后,才嚷着回答了她一

句:“下站就是。”吕清舒了口气,从座位上站起来,奋力的挤过挡在车门口

的乘客,车一到站,她第一个就跳了下去。

 

        她几乎是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回自己租房子住的小区,到了门外的信箱处,

拿出早就捏在手里的钥匙将信箱上的小门打开,一看,一脸的失望。里面空空

的,什么也没有。

 

        她无奈,拖着刚刚才感觉到累的身子,爬上五楼,开开门后,一下子就仰

面躺在自己的弹簧床上。

 

        这是一个一居室的老房,一年前,吕清和三个老乡把这房合租了下来。三

个老乡住卧室,吕清住客厅,一切陈设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由于只有吕清一个

人是女孩,所以特别在她的床头拉了一个帘儿。

 

       吕清睁着眼睛,望着压抑的房顶和眼前的布帘儿,心里七上八下的乱扑腾。

她翻来覆去的想:“怎么这一连三个月了,叶方一封信也没有寄给她?他在学

校过得好吗?自己给他寄去的那三万多块钱他都干什么了?怎么打他宿舍电

话,人总是不在呢?”她翻了个身,又想:“李洪上次回了趟鹤岗,怎么回来

后,她一向他问叶方的事,他就吞吞吐吐的?难道朋友们知道叶方什么事,都

在瞒着自己吗?不成,今天得问问究竟。”想着,她一轱辘爬了起来,拿好钱

包到楼下买了好多菜回来。

 

        晚上七点多,三个老乡陆续回来了。一进门儿,李洪就闻到了浓浓的饭

香。等他看到吕清做的一桌子菜后,馋得不得了。于是四个人围在一起吃了起

来。吕清一个劲的给李洪敬酒,哥一声长,哥一声短的,叫得李洪直晕。陈大

力和马乐也跟着一起喝。酒过三旬,菜过五味后,吕清突然哭了。这里李洪最

年长,忙问:“怎么了,怎么了?”吕清一边哭,一边问李洪:“哥,你跟叶

方一直是好哥们,你得跟我说清楚,他怎么老不给我写信了?打电话也找不着

他,他怎么了?”李洪一低头,打了个嗝儿,然后,一抿嘴说:“吕清,算了

吧,再换个男朋友吧,他在学校有人了,那个女的前一阵刚为他打了胎呢。”

 

        吕清听了这句话,立刻像冻住的人一样呆在那里,不知是酒力的作用,还

是别的什么,只觉得房间在打转,耳畔,那句‘他在学校有人了,那个女的刚

为他打了胎’的话反反复复地响在耳边。不一会,她就失去了知觉了。

 

        当她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她晃晃脑袋,摇摇晃晃地走到

李洪的床前,推醒正在打酣的李洪,认真地问了一句:“哥,你昨晚说叶方的

事,是真的?”李洪看看头发凌乱的吕清,尴尬地点了点头。吕清再次躺回自

己的床上,望着灰黑的天花板,就那样望着,一直到天亮。

 

        天也就刚刚亮,吕清就从床上起来,简单收拾了个行李,走出了家门。等

李洪和陈大力、马乐起来的时候,只看到她留下的字条,上面写着,我回鹤岗

了。三个人相觑而立,像是预感着一场风暴正慢慢逼近家乡鹤岗。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