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间的两端

 
 
 

日志

 
 
 
 

天堂里的时间(二十一)  

2007-04-24 21:29: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一

  女人是拉拉,面对易树生的问话,她也愣了一下。易树生绕过拉拉,到烟

亭买了一盒中南海,自从他抽烟开始,就一直抽这个牌子。

 

  回过身,他发现拉拉并没有离去,而是斜身靠在车身上,优雅的举着一根

烟,眼瞧着自己,不动声色的吞吐着烟雾。

 

  易树生看了一眼她,走向自己的车子,刚想拉车门,这时拉拉在背后冲他

说:

 

  “嗨,你上次说的话算数吗?”

  “什么算数吗?”易树生放下拉车门的手,转过脸对着拉拉。

  “就是上次在华侨公寓我取衣服时,你说能给我介绍个很好的工作嘛?”

  易树生想了一下,点上一根烟,走到拉拉的车前,也靠在车身上,眯着眼

睛吸了一口,说:“怎么,你今天没在夜总会表演吗?”

 

  拉拉看了看易树生车开过来的方向,反问:“这么晚了,你是不是刚从花

下人间出来?”

  易树生吸着烟,没说话。

  拉拉继续说:“花下人间的老板跟我们天堂杠上了,新推出了一个午夜窗

口,你看到了吧?挺抢人的,我们老板刚决定,我每周的三场演出减为两场,

提高下身价吧。”

 

  易树生没有说话,只是多抽了两口烟。夜风中满是香烟和拉拉身上香水的

味道。

  “你能干什么?”

  易树生的问话惹得拉拉的眉毛挑了起来,她随便地说:“我从国外回来,

在金融街上一家房地产投资公司干过,只干了两个月,老板就要升我为副总。

可全凭的是业绩。”

  “哦?”易树生看了看拉拉,不由得问:“你怎么会的那些绝技?”

  “简单,我在外国舞厅打工,被坏人骗去,没办法学了这个,后来算是逃

了回来了。”

  看着拉拉像在说别人的故事似的,易树生有些为自己的问话后悔,吸了口

烟说了句:“对不起。”

  “没什么,我跟他们都说是我花了五十万特意到外国学的这些呢。凭这些

本事,我在二十分钟内便能赚到十来万,你能给我介绍到高于这个价钱的工作

吗?”

  “不能。”易树生想都没想地说。

  二人沉默了一会儿,拉拉看着易树生的脸说:“你的脸上有事情,不过你

对你要做的事很自信。”

 

  “是吗,谢谢,你对男人也很自信。”

  “自信?听说过公鸡般自信的女人和母鸡般自信的女人吗?”拉拉笑着问

易树生。易树生摇摇头。

 

  “公鸡般自信的女人的悲剧是,他们的信心比公鸡更趾高气扬。她们从未

领悟:公鸡在清晨高唱报晓之后,会专注地倾听,是否有其他什么小子挑衅、

挑战。对于公鸡来说,永远存在着公然的挑衅、挑战、危险和死亡;可是母鸡

报晓时,她并不倾听任何挑衅或挑战。当她说公鸡大笨蛋时,那是无可辩驳

的。‘公鸡大笨蛋!’要么听着,要么别理。因此悲剧降临到公鸡般自信的女

人身上是常事,你发现吗?她们往往几乎失去了下蛋的能力,而是生下一个个

女强人的头衔。”

 

  拉拉一口气像讲故事似的说了很长,把易树生听乐了。

  “我可以理解你这段公鸡母鸡的信心中,有对我或是男人的表扬吗?谢谢

你的谦逊。”易树生说着,从包里拿出笔和纸,写上了自己的电话,交到拉拉

手中。然后说:“这个给你,我刚回国,还没有名片,你要的工资我给不了

你,但如果你想换个生活方式,可以随时打这个电话来找我。再见。”说完,

开车离去。

 

  拉拉望着易树生的车消失在夜色中,看了看手中的联系方式,笑了笑,然

后,把那张纸丢进身边的垃圾筒。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