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间的两端

 
 
 

日志

 
 
 
 

天堂里的时间(六)  

2007-04-09 15:38: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

  门一打开,竟然看到了夜总会的舞女拉拉,易树生愣住了。随即冷漠地

问:“怎么是你?”拉拉也愣了一下,然后用微笑以最大的力度收起脸上的那

抹尴尬,装着一切都不在乎的轻松样子,不冷不热地说:“怎么,可以进去

吗?”

 

  “对不起,我想你找错人了。”易树生礼貌的拒绝拉拉。

 

  “算了吧,我没找错人,两个星期前我是这儿的房客,有件衬衫落在这里

了,今天有空过来取,怎么样,现在可以进去了吗?”拉拉见易树生没什么反

映,便又说:“要是随便一件衬衫也就算了,只可惜那是我最喜欢的,对不

起,我得拿回来。”

 

  “哦,是这样吧,你进来吧。”易树生把拉拉让进屋里。他的脑子忽的一

股杂念闪了一下:真可惜这个拉拉不是个正经人,她的样子,比自己想象中的

那件白衬衫的女主人更有灵魂,更有味道。真是可惜。

 

  拉拉进到客厅,一抬头,便看见高高悬挂在窗玻璃上的白衬衫。一种奇怪

的表情跃然脸上,有三分惊奇,两分不屑,四分骄傲,一分鄙夷。她拿眼睛翻

了一下易树生,然后望向衬衫。易树生也是个敏感的人,他没敢正视拉拉向他

翻来的那一眼,只是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更稳重:“衬衫我给洗了,我想可能她

的主人会来取吧。”说完,走到窗前,把衬衫取下,正要叠,拉拉走上前,一

把接了过来,轻慢地说:“谢谢,我自己叠吧。”

 

  易树生退到沙发上,点燃了一支烟,翘起二郎腿儿,一边吸着烟,一边看

着拉拉。他忽然涌上一种冲动,想要劝说拉拉两句,别再去夜总会过那些人不

人鬼不鬼的日子。因为,在这两个星期与那件白衬衫的朝夕相对中,他对衬衫

的主人无形中滋长了一些亲切,一些探索的欲望,甚至是一些他也说不清楚的

关爱之情。他曾想象这件衬衫的主人是杨么,可现在看着拉拉的背影,他在心

里嘲笑着自已:杨么怎么会是这种人呢?从那些邮件的字里行间,通透着的是

一个那么理想化,那么单纯,那么清新的小妹妹。他为自己曾经把杨么想象成

衬衫的主人感到惭愧。

 

  “你看你现在这样穿着多好,干嘛去夜总会那种地方混呢?”

  拉拉没有回答他的话。易树生又说:“我可以帮你找个很好的工作,只要

你愿意。”

 

  拉拉斜着眼看了一下易树生,漫不经心地问:“然后呢?”

  “然后?然后就是你好好过你的日子呀。”

  拉拉双手交叉在胸前,看着易树生,象看个异类一样,然后,轻轻地笑了

起来:

 

  “良心的谴责,就像一只狗啃咬石头,仅仅是愚蠢之举。”此话一出,易

树生像被什么刺了一下,乃至迅速扩展到全身都不舒服。他不知道,拉拉说出

这句话,是在解嘲拉拉自己,还是在笑话易树生。沉默了一会儿,为了打破本

不该有的宁静,他只好说:“你还看尼采的书?”

 

  拉拉都不惜罕回答他,收好了衣服,就要往外走。易树生把手上的香烟在

烟灰缸上轻轻的敲了敲,这个动作,被拉拉看在眼里,她一手扶着门把手,一

边换下脚下的拖鞋,穿上自己的,一边不温不火地说:“男人在弹烟灰时绕一

下手指,通常这种男人敏感,想象力丰富,英雄主义过盛,自觉不自觉的会陷

入一些混乱当中。”此话一出,易树生的心里像被什么抽了一鞭,不觉心头一

紧。但还是礼貌地说:“没想到你还是个聪明的女巫,好了,再见。”

 

  拉拉走出门去,但又回过头来,补上一句:“通常这种男人性生活很不理

想。”说完,不等易树生回话,留下一个放肆的笑容后,拂袖而去。

 

  易树生看着被关紧的门,缓缓坐下,他开始憎恨自己刚才的好心,憎恨自

己为什么想要对一只鸡伸出帮助之手。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