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间的两端

 
 
 

日志

 
 
 
 

天堂里的时间(四十八)  

2007-05-24 20:46: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十八

  饭店门口,拉拉用力挣脱了易树生的大手。

  “你别管我!那里面坐着的才是真正的杀人犯。”拉拉失控地冲易树生嚷

嚷。

  “你这样能解决问题吗?你除了更加暴露你自己,除了再一次往将熄的火

堆里倒汽油,还有别的用吗?”易树生对着拉拉也吼了起来。

  拉拉不作声了。易树生开车带着她离开。夜风从车窗外面钻了进来,吹乱

拉拉的发丝。易树生打开车上的音乐,一首《悲伤的西班牙》挑逗着人的敏感

神经,娓娓诉说着一种气氛。

  伴着吉它曲的韵律,车子里的沉默一点点排遣着拉拉的火气,排遣着她的

不理智。同时,那些渗透着生命辙痕的律动,也渐次的拉近了她和易树生的距

离。

  “你还好吧?”许久,易树生关切地问候首先打破了乐曲中的沉默。就像

一枚试探湖水深浅的石子,一下子,冲破了曲子里的平静,然后形成一圈圈水

波,扩散开去。那些溅起的碎花散玉,忽的粉碎了拉拉的自我保护的外壳,在

瞬间,重新激起她做为一个女人的柔软,她,落泪了。

 

  易树生拿出纸巾递给拉拉,拉拉没有拒绝。

  “这些,都是你们在那个夜总会留下的后遗症,拉拉,听我的,不要再理

那些人了,不要再跟生活赌气,不要再拿自己给生活开玩笑。”易树生见拉拉

接过纸巾,好像在精神上得到了一张通行证,一口气说了很多。

 

  “我们无非是沧海一粟,大千世界,喧嚣的人群中,我们不过是一隅低

语,你能阻挡得了命运的安排?”拉拉习惯性的在精神上又开始逞强。

 

  易树生认真的开着车,他想了想拉拉的话说:“拉拉,你是个读过书的

人,读书,不是用来让你在异性面前做精神的利器,不是让你在男人面前做抬

杠的谈资,那是要让你内心发生变化的东西。”

 

  拉拉马上想说点什么反驳他,易树生没等她开口,就接着说:“你看你,

把自己武装得跟个变形金刚似的,表面上百毒不侵,实际上,你已经谙习了生

活带给你的麻木,所以,你总在你的那个生活的漩涡里旋转,你不满意现状,

或者说你不愿意向别人展示你对生活的不满,这样下去,你身上的壳就越来越

重,而你的心无法消化你梦想中的那些渴望,到头来,你只能自己难受。”

 

  “谁说我难受了?”

  “你可以不承认,我说这些也并不是要从你这得到什么证明,只是说

说。”

  “随便说说?这可不像你的作风,你若无力补天,就别去捅那个窟窿。”

  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曲子依旧延淌着它的生命。

  这次,是拉拉打破了僵局。

  “怎么说,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你总得有点报答吧?”拉拉的心情似乎

轻松了许多。

  “可以呀,你随便提要求,我一定满足。不过,你想上天,我可没那梯

子。”易树生风趣地说。

 

  拉拉也笑了:“你不用准备天梯,上次在渡假村你蹬三轮的样子挺让我开

心,能不能再重演一次?”

 

  易树生听了拉拉的话,心里一丝感动涌了上来,他想了想说:“有比这更

好的,我带你去狗庄骑马,你看怎么样?”

 

  “好,说定了,哪天?”

  “就明天吧,我这就送你回家,明天一早我来接你。”

  说着,易树生提了车速,这辆奥迪,在夜的帷幕下,像穿越时间的精灵。

车上的曲子此时换成了童安格的那首老歌:耶利亚女郎。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