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间的两端

 
 
 

日志

 
 
 
 

天堂里的时间(五十)  

2007-05-28 15:26: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十

  易树生只听背后有人冲着他们这边嚷:“快来看看吧,这是谁的马啊?”

易树生和拉拉纷纷回头,一看,大吃一惊:只见他们骑的那两匹马,其中一匹

晃晃身子,扑通一下子倒在地上,另外一匹也开始打晃。两个人赶紧跑到马边

上,这时,另外一匹马也倒在地上。两匹马就像即将咽气的病人一样,睁着无

辜虚弱的眼睛,瞧着这个倒在眼中的世界。

 

  拉拉一下子跪倒在马边上,手伸向马的脖子,想摸又不敢摸,焦急心疼全

体现在被吓白了的脸上。易树生大步流星地跑到马主人那,说明了情况,一会

儿,马主人带着个兽医赶到马的身边。

 

  兽医仔细地看了看马,低下头,听了听马的身子,然后起身,对马主人

说:“这马不中用了,肺都炸了。”然后,他又回过头对易树生说:“你们怎

么这么不在意,马跑得这么快,怎么让它们喝水呀?”易树生这才意识到自己

的疏忽酿了大祸。兽医走了,马主人和村民一齐围了上来。易树生看看跪在地

上眼圈红红的拉拉,又瞧瞧围上来的兴师问罪的村民,一时间,不知如何是

好。

 

  还好,他脑子不慢,很有诚意地对马主人说:“对不起您了,这马多少

钱,我赔吧。”马主人看看跪在地上的拉拉,见她的泪珠儿一颗一颗地掉到马

的脖子上,叹了口气,开口出了个价:“一匹马两千,你给四千吧。”易树生

忙说:“好,没问题。”他走过去,扶起拉拉,对着马主人说:“你跟我到存

包处那拿钱吧。”

 

  就这样,马主人和几个村民跟着易树生到了存包的地方,可谁知,真是祸

不单行,易树生找遍了他俩的包,却怎么也找不到钱包。急得易树生满头大

汗。村民一看,立马都围了上来,马主人不高兴地说:“小子,你打算怎么

着?”易树生看看拉拉,然后一把把手上的表脱了下来。他举着表对马主人

说:“这样好吗,这表先放您这,我回去以后把钱给您寄过来,您再把表还

我?”马主人拿着表看了看,没说话。拉拉忙把手上的表也拿了下来,说:

“这是我的,这两块表总该让您放心了吧。”马主人看看他俩,把表还给了他

们,硬硬地说:“谁知道这表真的假的,那边有电话,你们给熟人打电话,叫

他拿钱来,否则甭想离开这。”

 

  易树生无奈,只好跟着村民来到电话这边,他想了想,拨通了水清的手

机。简短几句话,说明了情况。放下电话后,他对马主人和村民说:“都说好

了,今天已经晚了,明天早上,我朋友拿钱过来,你们放心吧。”

 

  “放心?你们城里人才不让人放心呢。今晚上就委屈你们俩了。”

 

  易树生和拉拉被这些人带到一所房子里。马主人让他们在里屋呆着,自己

和几个村民就在外屋守着。吃晚饭的时候,马主人扔给易树生两个面包。易树

生看看面包,看看拉拉,对马主人说:“您不用在这看着我们,我们不会走

的。”马主人不屑地说:“你说得好听,你们城里人脑子活,到时你们跑了,

我找谁赔我的马去。好好呆着吧。”

 

  夜深了,易树生和拉拉凑着坐到一起,听着外屋里村民的打牌声,两个人

体会着难友之间亲密的感情。小屋里只有一盏亮度很低的灯,静静地发着温和

的光。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