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间的两端

 
 
 

日志

 
 
 
 

天堂里的时间(五十一)  

2007-05-29 00:06: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十一

  两个人静静地在房里呆着,一只飞蛾在房里乱飞了一通,啪地撞在了灯

上,瞬间,在空间上挣扎了一下,又飞往到房间的其它角落。易树生拿起一个

面包递到拉拉的手中说:“吃点吧,一夜呢。”拉拉接过面包,用手掰了一口

放在嘴里,轻轻地笑了一下。易树生觉得好奇,问道:“你笑什么?”拉拉干

咽下面包说:“我觉得挺幸福的,能和你这样的大人物在这样的小破屋里啃面

包,哈哈。”易树生故做认真严肃的样子说:“你真应该感到幸福的,我刚到

南非的时候,面对着一片陌生的人事景地,天天想的就是抡开膀子干活,想找

个人说说话都找不着呢。第一年,过年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办公室嚼干脆面

吃,第二年,我用开水泡面吃,第三年,我用锅煮面吃,嘿嘿,那时鼓励自己

说:哥们,好好干吧,一年比一年幸福。”听了易树生的话,拉拉大笑着说:

“真可惜没有酒,我们应该为这么多幸福干一杯。”

 

  易树生跟着会心地笑了笑。

 

  易树生看看拉拉,松散的头发,流露出的几分随意,让人感觉比平时容易

亲近了许多。“我那天和向导估计了一下,咱们这部电视剧的拷贝应该能卖得

很好。现在已经有好几家电视台都打过招呼要买了。”

 

  “你和向导都是挺棒的人。”

  “其实,你也挺棒的,能把人物演得如此传神,比好些老演员都强呢。”

  “我是不是应该及时表达出我的谢意。”拉拉笑着问易树生:“谢谢你给

我提供了这么一个机会。”

  “其实你最应该谢的就是你自己。拉拉,演完这戏后,你还回夜总会

吗?”

  “我不知道。”

  “我记得二战中的一位将军说得好:人应该知道自己应该成为怎样的人,

可能成为怎样的人,一定要成为怎样的人。认清这三个‘人’后,你就理清你

要走的路了。”

 

  拉拉听了,眼睛一亮,接过来说:“你说的这位将军是麦克阿瑟·道格拉

斯吧?这是他在1962年西点军校的受勋讲演吧?”

 

  易树生眼睛也一亮,高兴地说:“是啊,原来,你对这位将军也挺熟?”

  “嗯,是的,除了这篇讲演,我还特别喜欢他给他即将出生的儿子写的一

封信:请给我造就这样一个儿子,他将心地洁净,目标高尚;他将在征服别人

之前先征服自己;他将拥有未来,但永远不会忘记过去。我祈求,请赐他足够

的幽默感,这样,他可以永远庄重,但不至于盛气凌人,赋他以谦卑的品质,

这样他可以永远铭记真正的伟人也要率直真诚,真正的贤人也要虚怀若谷,真

正的强者也要温文尔雅。”

 

  易树生听拉拉一口气背完,不禁睁大了眼睛看着她:“可以呀,你还真下

了不少功夫呀。我看你背得这么好,好像不是在说对自己孩子的期望,你是在

说自己择偶的标准吧?”

 

  “切,好容易找到点共同语言,你又扫兴了不是?”拉拉白了一眼易树

生。

 

  易树生沉吟了一下说:“你应该找个人了,好好过一个正常人该有的生

活。”

 

  拉拉听了易树生的话,挺高的心气一下子变凉了。沉默了一会儿说:“问

你个问题:水清是你的女朋友吗?”

 

  易树生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只是说:“她是个很好的女人,对人很热

心,很真诚。”

 

  “你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我再问你,除了她,你心里还有其它女人

吗?”

 

  这句话,触到了易树生心里那一根敏感的神经,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杨

么,可是,他不想在拉拉面前说出来。只是笑了笑。

 

  拉拉看出他的心思,又加上一个问题:“你体会过那种想象和现实世界的

强烈反差吗?如果有这样的人,给了你这样的反差,你会怎么样呢?”

 

  易树生被拉拉的问题问住了,他看着拉拉的脸,不觉又想起了上次的梦

境:他追着杨么的脚步,可当杨么转过头来的一瞬,他看到的竟然是拉拉的

脸。

 

  他的眼睛盯在拉拉的脸上,呆呆地看着,拉拉一下子觉得很不自然,用手

捋了捋头发说:“看什么呢?我可不是给你制造反差的人。我看呀,你这个人

天生的女人缘,简直就是汉武帝手下的弄臣东方朔再世。”

 

  “东方朔,我有他那么笨吗?”

  “对对对,你当然没有他那么笨,他是一年一换老婆,每年都要欢送老美

女,迎接小美女,你就不同了,你全都放在心上,就是不真要,省了那么多麻

烦。”

 

  易树生给逗乐了,笑着说:“你都看的什么书呀?难怪天堂夜总会的门票

那么高,有你们这样的人在,我现在算知道那门票的含金量了。”

 

  “又是我们这样的人,人们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我看男人的嘴巴才是心

灵的窗户,你心里根本和我们这样的人保持着距离,你陪我骑马来,只是出于

善良的安慰。”

 

  易树生有点不好意思,转而很诚恳地说:“对不起拉拉,我不是这个意

思,不管我怎样,我告诉你,今天我很快乐。真的。”

 

  听了易树生的话,拉拉垂下了眼睛,眼光聚集在自己的鞋尖上。房间里又

安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还是拉拉打破了沉静:“我有个朋友,老爱嘟嚷一首儿歌,

你想听吗?”

 

  “好啊,听听看。”

  “香蕉苹果和鸭梨,吃不完,给阿姨;绝不给那四人帮,四人帮、偷我的

梨,告诉阿姨剥他的皮。”

 

  “哈哈哈。”易树生被逗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你朋友多大呀,真有

趣。”

 

  就这样,两个人说说笑笑地,竟然一点没有感到困倦,相反话题越来越

多。他们一会儿背靠着背,一会儿分别坐在屋子的对角,一会儿,又并肩坐在

一起。

 

  渐渐地,时间的手穿过暮霭和黎明的更替,又撕开了一页新的台历。两个

人的肩早自然的靠在一起,易树生感觉着时间的变化说:“天应该亮了。”他

转过头看拉拉。拉拉也正好转过脸来看着他。两个人的目光交织在一起,瞬间

产生了化学反应,如心灵上的电光火石相撞,拉拉仰起头寻找着易树生的气

息。但就在他们的唇齿几乎粘在一起的同时,易树生仿佛听见耳边咣当一声,

像是在给他敲了个警钟,他想起杨么给他的那首诗,于是,他把脸侧到一边,

拒绝了拉拉。

 

  拉拉尴尬的把头扭向一边,随之站起身来,装着无所谓地说:“啊,一夜

都过去了,我看,一会儿就该有人来了。”

 

  正说着,马主人一推门从外面走了进来。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