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间的两端

 
 
 

日志

 
 
 
 

四.怀锦秀西月放胆,对诗题各有说词。  

2008-06-30 10:52: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怀锦秀西月放胆,对诗题各有说词。

  老太太早坐在高堂之上,见到西月忙说:“怎么样,娘娘的命题你能应对吗?”西月认真地说:“您且放宽心,这几年,谢谢老夫人您让我时常陪伴在小姐们身边习诗命赋,这次西月定当全力而为。”老太太笑了,说道:“好,你回去准备吧。”

  西月回到织房,连忙从怀中掏出那块锦,对着那上面的人高兴地说:“柳石功,钱宝宠,快下来吧。”只见柳石功,钱宝宠各打了两个喷嚏,先后从锦上走了下来。西月刚要说话,柳石功说:“你不用说了,我们全知道了。”西月笑道:“写这个并不难,我平日吟曲就填过一道九张机,不如拿来一用。”钱宝宠摇摇头道:“来,你看看娘娘的样诗,兴来闲忆,离人老曲,深浅故人知……娘娘这是想家了。”柳石功也跟着道:“是呀,你看,人生都向,离愁中老,娘娘的故居就在江宁,一入宫门深似海,你若只顾写你的诗,而不能道出娘娘的苦闷,纵使写得再好,也不能打动娘娘的。”西月眼睛一动,道:“如此这般,我倒要好好想想了。”

  一柱香的功夫,西月眼睛一亮,说道:“有了,你们来看。”说着,拿起笔,登时,一行行清丽的小篆落在纸上:

九张机·春思

一张机,春花摇落锁窗思。闲翻书笺凄凉意,乡间小辈,阁中才气,狂悖李杜诗。

两张机,行云默默送雨归。阶前沥沥愁人绪,一帘春梦,两行清泪,百转又成灰。

三张机,如今嗟叹已伤悲。江湖零落谁堪比,往来孑立,此身难定,休道几时回。

四张机,烛光曳曳碎墙枝。残红点点无人会,离情织就,凭诗难寄,一任断鸿飞。

五张机,春愁化雨漫柳堤。江南行色今犹记,堂下老小,座上清客,相见不相知。

六张机,今宵又遇彩蝶飞。庄生遗梦我独醉,推杯换盏,空持千偈,恰有阮郎催。

七张机,三更风雨五更衣。他乡夜永吟伤句,一半惦量,一半思怅,难怪少年时。

八张机,孤山遥望浦江水。凄风狂写女儿泪,仰天洒落,几番踌躇,掩面寄乡思。

九张机,有闲乘月伴云飞。山光共舞留凝碧,多情春色,从今往后,自是待郎归。

柳  丝,漏声将尽意迟迟。朝思暮想成追忆,行行字字,慵懒无力,唯恐又别离。

春 衣,焚诗煮酒画堂西。有朋呼应笑家计,陈年旧事,盘根问底,尽在九张机。

  写罢,用眼瞧瞧柳石功,钱宝宠,问道:“如何?”柳石功一拍手道:“好啊,这首和娘娘的诗同出一气,却更加谦逊得多,乡间小辈,阁中才气,妙!多情春色,从今往后,自是待郎归,民间宫里,一样春色呀。”钱宝宠也叹服地说:“你的春愁化雨漫柳堤虽不如娘娘的长虹烟柳贯春堤气魄,却更惹人怜爱呢。”

  柳石功道:“我再为你添上两句。”遂拿笔写下:青山不老待逢时,江海终究百转回。我若向天邀明月,闺情深处两相依。西月看罢喜道:“胆子大了些吧,敢与娘娘同诉闺情?”钱宝宠爽朗地笑道:“哈哈,胆子不大,正好,正好,这句写出家乡人对娘娘的牵念之情呢,娘娘怎会不喜呢?”

  三人对视,各自笑了开来。

  再说那廖家,苗落鸿回到府上,府上师爷翻出许多书来,只听老爷发话道:“绝对不能输给庆兰锦坊,三年的贡锦,我不能拱让他人之手。”师爷手摇蒲扇道:“那西月一个织户丫头,念过几年书,不足挂齿老爷您就放心吧。”师爷一边查书,一边写下:

九张机

一张机,梭声日日唤莺啼。长亭陌上初春柳,一般长絮,柔丝牵绊,轻系马前蹄。
    ·               · ·
两张机,绿衫寒薄有谁知。西窗已是云收晚,一行织罢,凭烛无语,梢上月迟迟。
                      ·   ·
三张机,相思千结线依依。萧郎不谙离别苦,云桥别后,御沟红叶,留待几时题。
      ·          ·
四张机,偏偏玉指弄纷飞。料来应觉伤情泪,斑斑点点,晓霜侵鬓,诗句欲成悲。
        ·
五张机,慵装懒把病容挥。别来几度罗衣瘦,疏帘影里,灯花将尽,呵气敛双眉。
            ·         ·        
六张机,两行织就蝶相归。人间未有双残翅,一只去罢,书绝了雁,一任雨霏微。
      ·             ·     ·   ·
七张机,行行列列满花枝。旧曾何用浓情画,轻匀淡笔,凄凉滋味,幅幅满愁丝。
                              ·
八张机,将花织尽到晨晖。春寒独倚轩窗下,香笺无数,一朝醉醒,无人与添衣。
            ·            ·     ·
九张机,红霓绣锦怎题诗。一宵拈得相思句,等闲忘却,谁人说与,可恨几般痴。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