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间的两端

 
 
 

日志

 
 
 
 

风车转啊转 八(偷天换日)  

2008-09-11 20:51: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风车转啊转 八(偷天换日)

有时候,我希望这风车转的,不是那日复一日的周转,而是那茶杯上的一缕暖香。。。。。。

 

偷天换日

    董事会上,潘总发下话来:竞标的提案一定要严格保密,因为公司内部很可能出了内鬼,上次东风日化

的竞标提案居然和本公司苏总监做的大致一样,并且要完善许多。会开了五六个小时,直到董事们的屁股被

椅子硌疼了。。。。。。

 

    散会了,浩追上苏,犹疑地说:“晚上一起吧,最近你太忙,忙的把我都忘了。”苏很明亮的眼睛看着

浩:“好吧,晚上我在家给你做饭吃。”

 

    风透过窗帘吹进屋里,餐桌上还余着剩菜的温度,卧室里不时的传来浩和苏的欢笑。许久,安静了下来,

壁灯的光亮依次延伸到床头。苏说:“我们结婚吧,我天天晚上给你做饭吃。”浩的眼神掠过一丝感动,他

点上一根烟,慢吞吞地说:“我爱你,你是知道的,可你也知道,我就要离开公司了,我前途未卜,我、我

不想让你为我担心。”苏往浩的怀里扎了扎,露出小女孩似的微笑:“就听你的吧,只是你别想的太多。”

 

    半夜,苏睁开眼睛,书房的灯亮着,她悄悄地走到门旁,她很冷静,但是眼泪也随之静静的流了下来。

浩正在拷贝她电脑里的文件。苏没做声,又悄悄地回到了床上。

 

    第二天,浩离开的时候吻了苏。吻得那样坦然。苏瘫软的躺在床上,微笑着没说话。

 

    半个小时后,苏藏在离东风日厂100米处的报亭后面。她木然的看着那个圆形旋转门转动,看着就在刚

才,身体里还残存着自己的体温的那个人,迈着方步从里面出来。

 

    浩没有叫车,他向左大步走着。对面的花坛处坐着一个拿着瓶矿泉水的姑娘。姑娘显然视力不好,听到

浩的脚步声,摸索着从花坛边上站起来。浩连忙跑上去,握住姑娘的手说:“洁,别动,我来了。”

 

    浩拉着洁的手,一转身,与走上前来的苏四目相对,愕然。。。。。。

 

    苏无声的流着泪,她没有开口讲任何话,眼泪流了大约有十多分钟后,她转身要走。浩赶紧放下洁的手,

跑上去扶住苏的双肩,低三下四地说:“苏,你别这样,别这样,苏,你别吓我,别吓我。。。。。。”苏的

泪眼听到这句别吓我,有了点生气,她以为浩是在担心她受不了这刺激去做傻事。也就是几秒钟,浩接着说:

“是,我不对,我不应该偷你的提案,可我是被 你逼的,你知道吗?在公司你处处比我强,我做的那么多提

案都被你盖过去了,董事们无情,要我滚蛋,你知道我的心里感受吗?”苏听了这话,眼泪不流了,她只顾抬

眼看着浩。浩继续说:“是,你要和我结婚,我真的很感动,可是你知道吗,我真的受不了了,你处处都为我

想的很周到,你把我置于何地?我是个男人,我有我的骄傲!”苏听到这里闭了下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她看

了看洁,然后转身欲走。浩再一次追上来拉住苏的胳膊说:“苏,别吓我,真的别吓我,你看看洁,”说着用

手指着一边的洁:“她几乎看不见,她需要我照顾,你把这事说出去,我在业界就再也抬不起头来了,甚至我

会坐牢的,苏,真的别吓我,洁太弱小了,她真的需要我照顾。。。。。。”洁在一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

她听得出浩的激动,吓的也哭了。

 

    苏只小声哽咽着说了一句:“我们是青梅竹马长起来的。。。。。。。你放心吧,我不会说的。”然后

叫了辆出租车夺路离去。

 

    下午的提案会上,东风日厂的竞标提案果然和苏做的不差分毫,但是等苏做完了提案后,全场都起立鼓起

掌来。苏的提案竟然条条针对东风日厂提案的不完善处,而且都提出了合理的解决之道。浩在旁看着,脸色紫

青。原来,苏做了两个提案,她故意把那个残缺的提案放在家中电脑上,故意让浩偷去。。。。。。

 

    我的风车转啊转,在那些风力的联动下,一对情人就那样分道扬镳了,我心里无尽的怅惘,以至于双眼迷

离,有点想笑,又笑不出来。。。。。。不知所终,想起纳兰性德的那首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打开CD,放上这支曲子《俗世洪流》,人生的波涛随着这支曲子铺天盖地的向我滚滚而来。。。。。。

[ti:俗世洪流]
[ar:谭咏麟]
[al:谭咏麟'94纯金曲演唱会]

作词:潘源良
作曲:kawohl bischof
sussex bjoerklund

一双小心灵好比小溪流
无邪童年时候
清水般心头你有我我有你
向这世界探首
祈求能共你一起地飘
找到梦中所有

汹涌的急流数不清的支流
要我与你以爱奋斗
经多少关头偏偏不肯低头
我说过有了你很足够
然而无论共你一起飘于世上多久
终于也默然分手

尘世是洪流什么都冲走
无论我多么地想捉紧你手
难再问缘由期望挽留
尝尽这一千一千杯苦酒
仍冲不去心里愁
还是要一天一天地飘走
各自沉浮

清清的溪流消失于汪洋
从无停留时候
一点点清纯几经几经飘浮
却也怕终于不可拥有
回头无论共你一起飘于世上多久
终于也默然分手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