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间的两端

 
 
 

日志

 
 
 
 

飞过疯人院的鸟:10三张卖血单  

2010-11-20 00:15: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天之后,我接到李论的电话,他让我在画室等他,他来取画。我心上的血液开始喷吐幸福的泡沫。那些在等待中的日子终于组合成快乐的回报。是啊,一个月没看见他了,对了,暗示,我该用什么样的暗示向他示好呢?

 

我一眼看见幸运星,有主意了,把这个送给他。

 

中午的时候,云压低了天空,李论带着阴郁的空气来到画室。他先看看画,笑着说:

“你的仿真技术已经是一流的了。”

 

我无所谓地说:“其实,我很不愿意画这些的。临摹总显着匠气。”

 

他说:“我知道,就当是为我画吧,告诉你,你的那几张创作被一个荷兰朋友买走了,他很喜欢,说这样的画在那边很有市场。”

 

我激动坏了,才想起该给他倒杯咖啡。无疑,李论成了我眼前的贵人,我意识到,对他的感觉已经从恩情转化了许多的亲切。我埋怨他:

“你已经一个月没和我见面了。”

 

他坐在沙发里,看看我说:“遇到一点事,有点头疼。”

 

“什么事?能说吗,我会是个好听众。”我的态度很诚恳。

 

他笑了一下,有些诡秘,但还是说了:

“我招了一个秘书,她第一天上班,在我办公室里,我见她脸上有点脏,就让她去洗一洗。”

 

“哦”我看着他。

 

他笑了:“谁知道,她领会错了我的意思,从卫生间出来时就把衣服脱了。”

 

“啊?”我惊奇,“后来呢?”

 

“她有几分姿色,我坐在原地不知说什么好,她就走过来,蹲下,为我口做了。”

 

我的脸一阵狂热,本来想问他:“你怎么能接受”但却改嘴说:“你什么感觉?”

 

他笑笑说:“我很舒服呀。”

 

我对他感情的心一下子被一把无形的锤击碎,一些疯狂的嘲笑声起伏在我曾经对他的期待中。我突然觉得我好可怜,面对这样的人,我的那瓶幸运星不是旧时代的蛊语吗?

 

然而,我毕竟是搞艺术的,愿望的颠覆很快在情感上对他的拒绝中找到了平衡。不管怎么说,那是他的私生活。他毕竟改变了我的生活,他是我的客户。

 

我正想着,他继续说:“后来,我问她为什么这么做,她给我看了三张卖血单,是她父母和哥哥的。她们家人用卖血的钱供她上大学。”

 

我愕然了,难道贫穷可以让人失去做人的尊严吗?我想着那三张卖血单,仿佛看到一个背负着沉重的亲情的灵魂,扭曲成没有方向的叛逆,倔强成不择手段的机营。

 

我的语气带着些悲悯:“那你该好好对她了吧。”

 

李论沉默了一下:“我已经给她的工资翻了倍,可她不满意,非要当销售部门的总经理。”

 

我望着他,不知说什么好。

 

“你说我该怎么办?”李论问我。

 

我一脸的茫然。这件事,对我绝对形成了刺激。比听到妓女的事还刺激。生命可以是这样的吗?没有美感,没有血性,没有起伏的情飞魄动,甚至没有一句体现人味儿的话。有的只是交易,是一点利用怜悯而逼人的凄凉。

 

不知为什么,我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她将来一定不是弱者。”

 

李论干笑了两声:“那是,有她这魄力,没有她干不成的事。”

 

我看看我的幸运星,我知道,今天,它送不出去了。李论和他故事中的女人仿佛像两只奇怪的大鸟,在一座叫欲望的阴森城堡上空盘旋。我的星星,是他们抬头也看不到的光亮。

 

李论顺着我的眼神看见了幸运星,走过去,拿起两颗,说:

“想送给谁?”

 

我的微笑牵动了一下嘴角:“叠着玩。”

 

“给我两颗。”

 

我好奇地问:“你也要这个?”

 

他哈哈笑着说:“幸运星,谁都想要啊。”

 

我给了他两颗,他带着画走了。关门的时候,那门仿佛把我和他隔开在两个不同的世界。

 

我最近在玩和讯微博,很方便,很实用,你也来和我一起玩吧!
去看看我的微博吧!http://t.hexun.com/3065737/default.html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