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间的两端

 
 
 

日志

 
 
 
 

飞过疯人院的鸟:11爱情  

2010-11-21 00:24: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得承认,世界在某些面是狰狞而辛辣的。人性的温婉和良知在那里面,犹如混沌于黑暗的叩问,只能是无谓的自我折磨。当现实把血淋淋的剥蚀布给某人,承受它的勇气,若没有深刻的生命信仰的支撑,行为就会让人不忍。中国人,还是太多了。那三张卖血单,是唯一存在吗?那女子的行为是唯一存在吗?李论在享受后的舒服感那样顺理成章、心安理得,这种价值观是唯一存在吗?

 

望着他们的灵魂赤裸在欲望和利益的交易场上,从容而不假思索,怪诞而真实。我知道,他们是真正的大人。道德没有统一的标准,在今天这个人性越来越模糊的社会,他们,只是简单地面对两个字:活着。三个字:活下去。四个字:活得更好。

 

我得感谢李论,他欣赏我的画,买了我的画,改变了我的生活。他是我的贵人,而我,对于他来说,显然是幼稚的孩子。

 

时间碾碎夜空中的星光,我突然想:李论为什么把这件事告诉我呢?是不是我人生的单薄与单纯让他有种放心和放松的感觉呢?这样的想法重新把我扔到与他关系的茫然中去,我甚至有些吃惊,经过思考后的我,对李论的故事不再那么反感了。我诧异于心间的弹性,竟然如此快地把我的神经拉回对他的探寻与思考上。我,是怎么了呢?

 

我的思索牵着日子的手,漫步在昼与夜的交替中。继续画我的画,继续画李论让我临摹的画。在单调中延续着某种没有目的的希望。

 

弟弟就不同了,他和宛如进入了热恋。他公司的老板是香港最年轻的议员,叫姜贺。也是宛如的好朋友。知道弟弟的恋情后,给了弟弟一个单独的工作间。他对宛如说:“希望你们能永远在一起,攀虽然小,但是个很好的人。”宛如点点头。

 

宛如是从台湾被姜贺邀请过来帮忙的。他们经营螺旋藻的生意。生意模式类似于传销。他们经常在人民大会堂租赁会场开鼓励员工的大会。很有排场。他们经常以一些很有意思的活动培训员工。

 

一次,培训师让员工五个人一组,一个人在前面,四个人在后面。后面的四个人牢牢的握住彼此的手,形成一张人的手臂连成的床。让前面的那个人背对着,向后、向下倒下。这个游戏的名字是:信任的力量。

 

宛如总是跟弟弟一组。宛如因为胖,有些怕。他回头看看同事,看看弟弟。弟弟明了她的担心,坚定地说:“相信我,我会接住你的。”宛如看着弟弟的眼睛,背过身去,想:豁出去了。猛地向背后倒去。弟弟死拉着其他同事的手,果然接住了她。宛如起来,兴奋中,紧掐住弟弟的胳膊。像个十足的小姑娘。弟弟是初恋,面对众人,羞涩的低头笑着。

 

游戏完毕,宛如跟着弟弟来到他的工作间。宛如笑着说:

“我这么胖,你怎么肯定能接住我。”

 

弟弟大气地说:“我是男人啊,女人信任男人,向他怀里倒,男人要是接不住,那还是男人吗?”

 

弟弟和宛如好一阵不再说话。靠着,坐在沙发上。安静的躁动刺激着空气中似乎能听得见的呼吸。宛如转过头来,看着弟弟。弟弟也转过头来,看着宛如。凝望中,两个人吻在了一起。没有一句话,但拥抱像久违的等候,终于在那刻爆发出爱的力量。

 

吻过宛如后,弟弟的胸膛下意识地挺了起来,他觉得,那时候,他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了。

 

我最近在玩和讯微博,很方便,很实用,你也来和我一起玩吧!
去看看我的微博吧!http://t.hexun.com/3065737/default.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