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间的两端

 
 
 

日志

 
 
 
 

飞过疯人院的鸟:37绝食  

2010-12-31 08:58: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眼神太友好,太意义深刻,太关爱,太欣赏,太让我觉得自己的独一无二。

 

我问顾军:“什么时候真正见面呢?”

 

顾军沉思了一下说:“许总的势力团威胁说,要是与你见面,就毁了你。”

 

我扬了下眉说:“我才不怕。”

 

顾军思索了一下说:“你有没有毅力?”

 

我问了一下:“什么”。

 

顾军说了一个字:“死。”

 

我“啊”了一下,“为什么要这样呢?”

 

顾军说:“向你的敌人表明你的坚决,同时也感动他们。这,肯定是最有震撼的力量。”

 

“哦,”我想了想,“假死啊?我该怎么做呢?”

 

顾军似乎不忍地说:“绝食。”

 

我长出了口气,顾军消失了,我关上电视,躺在沙发里。有一只小飞虫,在灯下飞来飞去,撞了好几下灯的玻璃,我都听见了响声。看着它还在那飞,在那撞,不由得在心里说:真让我佩服,那么疼还往上撞,就因为那亮吗?

 

我把灯关上了,轻声说:“歇歇吧。”

 

从这刻起,我真的绝食了。第一天不难受,第二天还可以,第三天,我的脸就绿了。看镜子里的眼睛特别的大。身体里的灵魂似乎要突破肉体的躯壳,浑身在拧着劲。我感到了艰难。我想到了妈妈。我想,这样的时刻,应该和妈妈一起,她会给我力量。

 

我回到了家,妈妈一看我,就惊讶地问:“脸怎么这色?没休息好吗?”我笑着摇摇头。

 

我对妈妈说:“我绝食呢,已经三天了。”

 

“啊。”妈妈大惊失色:“怎么了,小曦,有什么想不开啊。”

 

我挺高兴地说:“没什么啊,给我的敌人看呢,用这种方式,感化他们。”

 

“敌人?!感化?!”妈妈听得一头雾水。

 

我便把和顾军电视对话,把许总的所为,原原本本地说给了母亲听。

 

母亲一听,急坏了:“你说的都是什么啊,怎么能和电视说话呢?小曦啊,你糊涂了,醒醒啊。”

 

“是真的,妈,我也不知道要绝食多久才能感化许总他们,我好想和您在一起,您会支持我的是吗?”

 

“我支持你什么啊?给我吃饭。”

 

说着,妈妈就去做饭了。我躺在床上,感觉身体中的一点点变化。我像躺在充满浮力的海面上,一个细浪一个细浪漫过来,打湿我的衣服,润泽我的毛孔。在这样的体会中,我感到自己要蒸发掉了。

 

一会儿,妈妈做好饭了,端给我。我则奇怪地问她:“您要破坏我的行动吗?”

 

妈妈急的不知如何是好:“小曦啊,根本没你说的那回事,吃饭,听话。”

 

“不吃,拿走。”我态度的坚决和强硬把妈妈吓住了。她放下碗,给弟弟打电话。一个多小时后,弟弟就回来了。我听着妈妈和弟弟在外屋嘀咕着什么,却无法听清。

 

我突然想,弟弟的工作是和电视台有关系的,他应该知道这一切啊。弟弟走到我跟前,拿杯水说:“总要喝水的吧?”

 

我笑着点了下头,接过水杯,一饮而尽。

 

弟弟用一种特殊的神情望着我,我对他说:“别装了,你天天往台里跑,肯定知道了一切。”

 

弟弟使劲睁了一下眼:“嗯嗯,我知道。多喝水。”说着,又递给我一杯。

 

我最近在玩和讯微博,很方便,很实用,你也来和我一起玩吧!
去看看我的微博吧!http://t.hexun.com/3065737/default.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