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间的两端

 
 
 

日志

 
 
 
 

飞过疯人院的鸟:20阿金  

2010-12-04 00:53: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眼泪,一遍遍洗刷着我心上的耻辱,和一个无力顽抗的现实。在夜的环抱中,退、退、退,一直到最里面。

 

那个声音沉默着陪了我一会儿,突然说:

“你看看天外,有颗星星在看你呢。”

 

我带着孩子的委屈问他:

“你是谁啊?为什么老跟我说话?”

 

“我是阿金啊,你忘了?漂流瓶!”

 

听见他这样说,我蓦地愣了一下,问:“你不是不理我了吗?”

 

他憨憨地声音说:“我一直都在,现在,到你生活里来了,不比网络好吗?”

 

我又“哇”地哭了:“为什么早不来?”我像是找到了儿时失散的同伴,阔别的泪水再一次溢出双眼。

 

他“嘿嘿”笑着。用过来人的口气说:“这么脆弱啊!你去开电脑,我送你一首歌。”

 

“什么歌?”

 

“稻香。”

 

我开了电脑,点开MP3,那首稻香在最上面。阿金继续和我说:

“看看歌词,说得多好,‘你打开电视看一看,多少人为了生活努力的活下去。。。。。。为什么,跌倒了。。。。。。堕落。’”

 

歌曲很美,我却装做不理会,固执地说:

“唱的都好听。我受了多么大的打击啊,以后,再也不画了。”

 

他没有反驳我,又说:“来呀,出来走走,我把天上的星星送给你。”

 

我走出画室,抬头望了望天空,好美。大星星,小星星,彼此拼辉争烁,夜,如洗了一般,澄明得无可比喻。一种穿透心胸的干净与清爽使我的瞳孔迅速扩散,一切都迷离起来。世界倾垂在眼前,执手可得般接近。

 

我对阿金说:“不是说要把星星送给我吗,怎么给?”

 

阿金用很和蔼深厚的声音说:“它们已经是你的了,你向前走一步,看看它们,它们会马上跟你一步;你退后一步,再看看它们,它们也会马上退后一步。试试吧,它们都听你的。”

 

我照做了,果然,那些星星,随着我的进退,也不停的进退。像有着生命一样,和我息息相通。有个感觉,这世界突然间成了我一个人的。一种从未触及过的神秘力量,仿佛在和我通灵。空间里,顷刻间向我敞开了无数道门,任我浏览。细细的风,穿透我的每一根毛孔,涤荡在心胸,望着仿佛刷新了一样的世界,在为此惊奇的同时,强烈的满足感和收获使我展开了笑脸。

 

“美了?小屁孩儿?”阿金像大哥哥似的语气,响在耳边。

 

我笑着说:“就知道屁股,色!”

 

他“哈哈”大笑说:“给你讲一个外交翻译中的笑话“有一个澳大利亚外交官在法国演讲,他本想说,‘当我回首往事,发现我的经历由两部分组成’可是他的法语发音却引来了意外的笑话,人们听到的是‘当我回首自己的屁股,发现它由两部分组成’。外交官本想说回看身后,可是他不知,身后在法语中也有屁股的意思。”

 

阿金边说边乐:“哈哈,人家外交官都到能堂而皇之地说屁股,我说了一下你,就色了?”

 

我听了他的笑话,“哈哈”大乐,以至于忘了白天那场深入骨髓的伤痛。

 

我突然问他:“你怎么在我脑子里?”

 

他收敛了笑,温和地说:“你需要我,我就来了。”

 

“你是韩国人?”

 

“是呀”。

 

我想了下说:“你刚才讲语言翻译的笑话,那你找一个有意思的韩国词翻译成中文?”

 

他很快地说:“波波。”中国人说“亲亲”在韩语里就翻译成“波波。”“来,波一个,就是这么得成的。”

 

我又笑了。阿金到来的突然和不可思议,让我完全忘了被打击的忧伤。他像穿越了异度空间的光芒,亮在我积压着无限寂寞和彷徨的眼前。

我最近在玩和讯微博,很方便,很实用,你也来和我一起玩吧!
去看看我的微博吧!http://t.hexun.com/3065737/default.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