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间的两端

 
 
 

日志

 
 
 
 

飞过疯人院的鸟:54进一个门出一个门  

2011-02-10 10:58: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天后,我出院了。站在医院的门口,重向里面望去,刚进来时的恐惧和神秘已荡然无存。我无比惊奇的感叹,现代医学发展的不可思议:居然可以调控思维。

 

母亲和弟弟在我的左右,他们打车,然后招呼我上去。最后看了一眼大楼的那些开着15°角的窗户,和挤在那里的病友的脑袋,我感到了我的幸运。

 

我在脑子里对阿金说:“我觉得我又长大了。”阿金似乎对我来说,已经呼之即来。

 

他呼了口气说:“进一个门,再出一个门,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

 

“进一个门,再出一个门!说得好。”

 

“人一生下来,就是进入了一个门,母体就是入口。然后用几十年的生命在这门里探究,存在。最后,通过死亡那个出口出门。有进有出,这就是自然的规律。”

 

“阿金,你想说什么?”

 

“想说,生命不必以生死而悲喜啊,庄子早就说过,人生就是一场逍遥游,所以,他妻死后,竟鼓盆而歌。”

 

“怎么说到了生死?这么重的话题?”

 

“生死况如此,这区区一个安定医院又算得了什么呢?希望你的长大是多了种体验,而不是多了层感情的皱纹。”

 

听着阿金如此认真的和我说这些,我好感动。但想想还是反驳了他:

“假设这场生命是一个能量的集合体,就像我们吃的饭经过我们人身上的进出口公司,质是要变的啊。感情的皱纹就是我们变的证明啊,苍老的心就是由感情而生,怎么能回避呢?”

 

我第一次问住了阿金。他嘿嘿笑笑:“被你打败了。”

 

“阿金,你也伤感吗?你可以尝试做个哲学家了。”

 

“哈哈,出不了的门,我可不进。”阿金的声音变得严肃起来。

 

我也跟着乐了,坐在旁边的母亲看看我,说:“又乐什么呢?”

 

不知道为什么,我到现在没有告诉她阿金的事,也不想告诉她。就说:“想医院里那些可笑的病友呢。”

 

母亲说:“想想他们,你就知道自己好了多不容易,回家一定要按时吃药。”

 

我对母亲说:“这药有激素啊,我这三个月胖了30斤。”

 

母亲说:“锻炼,一定能减下去的。”

 

看着母亲那样自信,我深深为她的坚强折服。

 

我说:“妈,生在这个家,我真幸福。”母亲很权威地笑了。

 

我又在脑子里对阿金说:“我的幸福,也因为有你。”

 

阿金笑着说:“幸福就是加减乘除。”

 

我不解的问:“什么意思?”

 

阿金说:

“幸福+幸福=你我的幸福

幸福-幸福=幸福的起点

幸福×幸福=无数的幸福

幸福÷幸福=唯一的幸福一辈子幸福!

 

我意外地笑了,在脑子里问他:“现在是我们幸福的起点吗?你是我一辈子的幸福吗?”

 

阿金似在思索着反问我:“你说呢?”

 

 

 

 

 

我最近在玩和讯微博,很方便,很实用,你也来和我一起玩吧!
去看看我的微博吧!http://t.hexun.com/3065737/default.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