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间的两端

 
 
 

日志

 
 
 
 

飞过疯人院的鸟:72坐佛何需世外心  

2011-05-31 19:01: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我回到北京的时候,天下起了雨。那是个傍晚。刘早和他的牡丹被一辆小巴收容进暮色。我的家门口,一对男女在伞下拥吻着。走过他们,凭着生活中厮磨的熟悉和惯性,我回头望了一眼。原来是弟弟。他们也发现了我,情节开始有不好意思的局促。

“姐,你回来了?”

“你们?这是?”

“我女朋友,叶红。”

“姐姐好。”叶红立刻叫了声我。

我在心里说:弟弟真是要变成情圣了,真想开了哈,又换了一个。

 

弟弟送走叶红后,来找我聊天。我说:“可以啊,要当大众情人了。”

弟弟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没换,思思还交着呢,这个也是很自然就发生了。”

我有点惊讶:“脚踩两只船!?”

弟弟泯了下嘴说:“老眼光!思思像个小孩,对我特依赖,爱撒娇。这个叶红到让我有可以依靠的感觉,很成熟,挺女人的。”

“那你要哪一个呢?可要想好,别都飞了。”

“哈,我知道你会支持我,我姐就是不一样!”

“美吧!”

 

躺在床上,我问阿金:“你看我弟弟多能啊。”

阿金说:“挺好,他很自然,这不是贪,他能处理好的。”

我说:“你说,是不是宛如走了以后,他情感上的迷茫和潜意识里对女性的报复,才让他接二连三地换女伴呢?”

阿金说:“你可以用一个哲学家的批判思维来盖棺定论,可是你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情感上的意外。”

我说:“什么意外?”

阿金说:“如果感情都是在意识的确定性中发生的,那还有爱的惊喜吗?弟弟很勇敢,他在寻找,这并不是玩虐。”

我望望窗外,月亮从云层中露出来,有些模糊。就像我此时的心情,对弟弟的女友们,还有阿金。

 

几天后,刘早打电话让我过去,让再带些钱去。我在他那坐到很晚。刘早给我看了他女儿的照片。我们都喝了些啤酒,他说:“老婆要和我离婚了,嫌我穷了。”

我说:“你想离吗?”

刘早说:“我是这样想的,男人嘛,娶老婆就要养得起老婆,你养不起了,就先让别人去养。”

我忍不住笑出了声:这是什么逻辑啊,这社会,还有这样的男人,这样的想法。

但是,我还是劝他:“你别难过啊。”

刘早笑笑说:“我女儿挺逗的,她说,爸,再过些天你就有女人了,我毕业了就到你身边帮你。”

我哈哈大笑,“女人!这孩子真有趣!”

刘早也笑,我们的笑在空中搁置了很久,他突然用一种特别的眼神望向我。我一愣。同样用眼神询问他。他微微仰起头,似傲慢似轻视我的样子叉开大腿,然后,用一只手抚摸他的下身。

我在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中,没有发怒,没有羞涩,而是开口唱了一支歌。我似乎在用我最天真的心和感情在唱:“凄雨冷风中,多少繁华如梦,欢爱宛如烟云,似水流走。。。。。。”

我的声音那样干脆,温柔,甜美,刘早愣住了。他鼓了下腮帮子,从他的表情中,看出有一种不敢相信的愕然。他收起了腿,开始催促我回家。

我出了他的门,走在大街上,夜风习习,吹落了我脸上一些不知道该归属于哪种情感的泪。

阿金突然在我脑子里大笑特笑起来:“绝,太绝了!儿童!”

我起初还有些压抑,但在阿金越来越痛快的笑声中,胸怀也打开了,也弯腰笑了。

我笑的那样彻底,那样毫无顾忌,仿佛世界在这个时候,为我呈现了一个舞台,仿佛要把我的笑变成在尘寰中翻滚后的阳光和一只鞭子。

“曦。”阿金严肃而深情地叫了一声我。

“阿金。”我也像念着我的命一样,念了一声他。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