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间的两端

 
 
 

日志

 
 
 
 

飞过疯人院的鸟:75见面  

2011-09-04 09:21: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之后的很长时间,我拒绝看电视。母亲把我的情况说给医生听,于是,医生又给我加了药。我本不想吃药,可母亲几乎是以死相逼,无奈的我只能听从她的意思。唯一开心的事就是和阿金的感情,我们又亲近了许多。只是我变得很懒,几天不洗澡,也不换衣服。画儿,更是不画了。

阿金说:“你打算怎么拯救人类?小玩意!”

我说:“我要写小说,像鲁迅一样,文艺救国。”

阿金又说:“那你现在这么懒,你自己的自信还没建立起来,怎么说服他人?”

我说:“我需要时间,面对这样的打击,我需要调整。”

阿金停了一会儿,说:“曦,我们见面吧。”

我喜出望外:“真的吗?在这个时候见面,这是对我最大的支持。”

阿金说:“我们在美术馆见面,这样,你想起我来,就会想到画画。”

我感觉着阿金的用心良苦,安静地笑着。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来到美术馆,人不是很多。我感到我的血液都在向上涌,心怦怦直跳。虽说和阿金做了这么久同体的灵魂,但如今真要见面了,我还是不能平静。他会以怎样的方式和我见面呢?要握手吗?要说你好吗?我胡乱的想着。我的身边,经过一个又一个男人,每经过一个男人,我都会有一阵悸动。心里总是会想,这,不会就是阿金吧。

我从一幅画作挪向另一幅,假装着镇定,眼神的余光却追索整个大厅。就这样,大约有两个多小时,我累了。在脑子里叫阿金:“你怎么还不来?”他没有回答我。

我有些失望地想:看样子阿金还是没有做好准备,哎,又见不成了。我边走边想,突然一个瘦高个人的年轻男子从我身旁走了过去,他的步子很大,走路腾腾的,很有活力。这时,阿金在脑子里说:“看见我了吗,这就是我。”

我瞪大了眼睛扫描阿金的上下:“真的是你吗,太帅了,你为什么不停下来?”

阿金说:“紧张啊,你跑过来叫住我成吗?”

我只觉得呼吸急促:“不成,我也紧张的要命,哎呀,你停下来嘛。”

阿金还是在我前面继续地走,我不错眼珠的盯着他,心里对阿金说:“我祖上积了大德了,竟然找到这么帅的男友。”

阿金笑:“小玩意,够你虚荣一把的。”

阿金边说边笑,声音里也带着急促。一会儿,我眼睁睁看着他的身影在前边一个拐弯处消失了。我这才跑了两步,但已经看不到阿金。

我在脑子里叫他:“阿金,你怎么消失了?”

阿金有些埋怨地说:“你老不来叫住我,我紧张啊。”

我连忙说:“那我们还能见面吗?”

阿金说:“我们这不是见过面了吗?”

我说:“这感觉太奇怪了,太美好了,以至于我不敢上去叫住你。”

阿金也乐了:“我也是啊,你不知道我走的有多机械,多紧张。”

阿金接着说:“今天就到这里,你休息下。”

我用全部的喜悦回忆着阿金的那个身影,我觉得,我已经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虽然,只是这一擦肩之缘,但我们彼此怀抱的美好是那样单纯,那样真诚。那份感觉,像一盏黑夜里的灯,照亮了我全部的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