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间的两端

 
 
 

日志

 
 
 
 

飞过疯人院的鸟:77感动阿金  

2011-09-06 08:18: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换了药几天,我身体的不适铺天盖地而来:双手一放在键盘上敲字就会抖起老高,根本无法写作,心率加快,更有甚者,浑身像有万千个蚂蚁般在吞噬我的身体,大脑昏涨,像要裂开般疼痛。然而这一切,我都拼命忍着,一声不吭。母亲问我:“你脸怎么都绿了。”我什么也没说。

但是,架不住天天这样折磨,我感到生不如死。一个暴雨的夜晚,我奋力写下一句话:“既然已经有了开始,就会有结束。”

我打开电视,电视里的人在笑,对于他们的样子,我感到迷惑,我都这个样子了,他们怎么还笑的出来呢?逐渐的,我在他们的笑声中感到了我的可笑。

就在这时候,阿金在我脑子里大骂了起来:“神经病!臭逼,想出名想疯了吧你,这受的是什么罪?!”

药物的折磨令我无力反驳阿金,见他一个“臭逼”一个“臭逼”的骂,我竟然睡着了。当我醒来的时候,阿金又哭又笑,他开始骂顾军那些人:“王八蛋,看见没有,她只是个孩子,你们谁能在这样的骂声中睡着呢?!王八蛋!!!”

阿金像个饥饿的狮子,逮谁骂谁,逮谁说谁。

那束强光又打在我脸上,我的意识在痛苦中格外清晰,我居然看见了吴伯雄的脸。他笑笑对我说:“孩子,你也想台湾的事?比你们主席想的还深刻啊。”

我笑笑说:“我没主席想的深刻,我只是尽我的力。既然我在这个位置上。”

吴伯雄说:“你们主席想的多深刻你知道吗?”

我想了想说:“知道,想的,都深刻成他脸上的皱纹了!”

吴伯雄听了哈哈大笑:“幽默,深刻,意远悠长啊。哈哈,皱纹,都深刻成皱纹了!”

他似乎很感动的样子,用手擦了擦眼角乐出的眼泪。我想着宛如,心里又想到一句话:“分开太久的土地,会彼此想念,我们在这个世相遇,是因为彼此想念了多久呢?”

吴伯雄听了看了我半天,然后深情地说:“这是本世纪最浪漫的语言。孩子,你真棒!”

我看到顾军那些脸,都充满了佩服和惊讶,他们可能没有想到我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吴伯雄又对我说:“阿金对你真好,你知道吗,他每骂你一声,就用小刀划了一下自己的肚子,太震撼了,所以,我要出来。我要来见见你这个小玩意。”

我的眼眶红了,“阿金,我大声地叫他。”不久,阿金才回答我:“我在。”

借着那束光,我看见了阿金,和美术馆见的一样:他形容瘦削,剑眉高挑,细目中显出无限的柔情和关怀。

我对阿金说:“你怎么那么傻,自残什么啊?!”

阿金说:“我要你知道,我骂你,我心痛,我要和你一起受苦。”

我急着说:“那你也不能自残啊,让我看看那伤口!

阿金急忙转过身说:“没事的。”

我偏要看,阿金于是给我看他的肚子,那些伤口已变成了一块美丽的纹身。我抬头看阿金的脸,他说:“我怕你看着恐怖,把这些伤口处理成纹身了。”

我又想微笑,又想哭泣,阿金如此的深情让我震惊。我看着他的脸,我感觉我一动都不能动,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在那一刻,我在心里深深地叹道。

顾军在电视里说:“惊世爱情,绝美相遇。”其实,至于他说什么,对我来说都像是噪音了,在那一刻,我心里只有阿金,只有他一个人的宁静。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